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天魔降臨笔趣-141,天命天驕們的宿命鑒賞

天魔降臨
小說推薦天魔降臨天魔降临
倪昆手掌紧紧攥着韩思远手腕,任那暴雨般的无形劲力轰在自己身上。
擂鼓般低沉的重击轰鸣声中,倪昆衣襟鼓荡,印出密密麻麻的拳掌印记,似有无数无形手臂,正自四面八方挥拳击掌围攻不休,每一息都有数十上百记拳掌,落到倪昆身上。
但这些无形拳掌的劲力,连倪昆护身真气都无法打破,也就听个响而已。
“韩相,你不死不灭,我坚不可摧,咱俩暂时谁也奈何不了谁,你又何必白费力气?”
绵密如雨的爆击轰鸣声中,倪昆一副正自享受按摩的模样,笑吟吟说道。
其实这些无形拳掌威力并不弱。
真气境大成的炼气士,其护身真气,在任意一记无形拳掌轰击下,都要一击即溃。
纵然真气境大成修士肉身坚韧,生命力顽强,肉身硬扛数十击并不致死,可被每息数十上百记无形拳掌四面轰击之下,也会很快肉身崩溃而亡。
尤其这每一记无形拳掌之中,还蕴含着强大的精神冲击。
每一道精神冲击,都包裹着一种极端情绪。
爱、憎、怨、怒、贪、愧、悔……
无数种极端情绪杂糅而成的精神冲击,随无形劲力轰在身上,直冲脑海。
就算是炼体修士,肉身坚固,能硬扛无形拳掌暴轰,也要被精神冲击轰散本我意志,变成受极端情绪主宰思维,丧失理智的怪物。
而韩思远既运用这种精神攻击,显然也是有能力,操纵那些被摧毁了本我意志的敌手。
可惜倪昆从来不**神层面的攻击。
当初哪怕尚未修出真气,只是炼体筑基阶段时,他就不吃任何精神层面的攻击。
在惊怖神尊血祭之地,面对惊怖老鬼附体的威远伯世子时,无论是所谓的神祇威压,还是近乎言出法随的“言灵术法”,都对倪昆毫无作用。
今日当然也是一样。

那蕴含着无数极端情绪的精神冲击,刚刚冲入倪昆脑海,就被不朽金身符文绽放的微光炼化。
不仅没有冲垮他的精神,击溃他的意志,反而让他有种太阳穴抹了清凉油,又或是大夏天一口气灌下一整瓶冰镇饮料,凉气直冲脑门的痛快。
“韩相,别白费功夫了,咱们天命一脉,个顶个的耐打。血婴魔典,血海不枯,元神不灭;亿魂劫功,一魂尚在,永不消亡。天鬼戮神法,化身千万,本尊难觅。瘟蛊葬世经,身化瘟蛊,但有一只蛊虫、一丝疫气尚存,便不死不灭。
“天命乱世经我倒是不了解。不过你这找人分摊伤害的能力,当是源自天命乱世经吧?至于我,肉身坚不可摧,出道以来,至今未曾被人打出过一滴血……这样算起来,本座其实远远强过你。至少,我比你更硬朗。这就是年轻的好处啊。”
倪昆呵呵笑着,攥着韩思远的手,拖着他就往神凰殿外走。
然而一拖之下,韩思远纹丝不动,殿中文武百官、王公勋贵反而滚倒一地,不知多少人手腕、胳膊发出脱臼乃至骨裂的脆响,一个个痛得面孔扭曲,涕泪横流,嘶声惨叫。
倪昆皱眉看向韩思远:
“韩相,都是大人了,这般耍赖,未免太不体面吧?”
韩思远面无表情,看向天子,就见天子正端坐御座之上,手执朱砂笔,一位秘卫双手托着托盘,半跪在御座之前,托盘之上,铺展着一副明黄为底、印有赤凰纹路的圣旨。
天子正聚精会神地在那圣旨之上,亲笔书写旨意。
另外七位秘卫,则齐齐挡在天子身前,各持神兵,虎视韩思远,防他捣乱。
韩思远抬手,正要隔空指向天子,倪昆另一只手倏地抬起,按住他的手腕,笑道:
“韩相,身为臣子,怎能手指天子?这可是大不敬啊。走走走,咱们还是去栖凰楼一游吧!”
说着,双手各握韩思远一只手腕,同时发力一拖。
韩思远还是纹丝不动,整座神凰殿反而轰地一声,猛地一震,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巨手,在外边狠狠摇了神凰殿一把,殿中巨大的梁柱发出刺耳的嘎吱声,琉璃瓦片更是哗哗作响,扑簌簌落下大片灰尘。
倪昆把脸一沉:
“韩相,你这是铁了心不顾体面,要耍赖到底了?”
韩思远淡淡道:
“就算你有撼山之力,老夫不想挪步,你便休想带走老夫。”
“我还真不信……”
倪昆抬脚,往地面上重重一踏。
地面轰然震荡,韩思远脚下地面迸开一道裂纹,裂纹飞快绕着他双脚扩张,转眼就把他双脚圈在里面。
倪昆攥着韩思远双腕,再次爆发巨力,本拟将韩老贼连同其脚下的一块地面连根拔起,可没想到韩思远还是纹丝不动。
神凰殿则再次轰然一震,几根梁柱于嘎吱声中,直接开始歪斜。瓦片则又一阵哗作响,这次不仅落下大片灰尘,还掉落下许多琉璃碎片。
就连一面墙壁上,都咔咔两声,绽出细密裂痕。
滚倒一地的官员吓了一跳,一时间,纷纷求恳。
“国师,莫再拽了,再拽这大殿就要塌了!”
“国师,韩相,你们两个就别再争了吧?您二位都是大神,何必为难咱们这些小的?”
“国师啊,天子还在御座上呢,您要再发力,这大殿一塌,连天子都要被埋住啊!”
有人求恳,也有人惊慌大叫:
“快走,大殿要倒!”
“快跑啊,大殿撑不住了,就快塌啦……”
不少文武官员,拖着脱臼的胳膊,连滚带爬地往殿门冲去,试图离开这随时可能整个塌下的大殿,可堵在门口的大内禁卫,说什么都不放他们走。
有官员想要硬闯,被大内禁卫提起刀鞘直接抽飞回去,在地上打着滚儿哀嚎。
众官丑态,让倪昆看得一阵心烦,低喝一声:“统统闭嘴!”
同时手起一掌,拍在韩思远胸口,地上一个打滚怪叫的勋贵被随机抽中,嘭地一声,炸成肉沫,顿时将其余官员骇得噤若寒蝉,死死捂住自己嘴巴,再不敢发出任何声音。
倪昆皱眉看着韩思远,一时也有点坐蜡。
这老贼活了九世,面皮怕是早已修炼得万劫不磨,顽童耍赖一般立地生根,根本不顾体面,倪昆暂时还真拿他没有办法。
倪昆头疼时,韩思远其实也在头疼。
倪昆体魄坚不可摧,以他目前的手段,根本伤不到倪昆一根毫毛。
X日後留級的大學前輩
而他韩思远固然能让大周一切生灵、一草一木、万里河山替他承担伤害,可也无法摆脱倪昆攥着他双腕的手掌。
没办法,韩思远目前的手段,还只是能让任何伤害都落不到他身上。
面对这等近身擒拿却是无用。除非他完成了所有布置,方可令任何人都无法触碰到他。
僵持一阵,韩思远皱着眉头,缓缓开口:
“倪昆,你奈何不了老夫,老夫也得承认,暂时还奈何不了你。既如此,你我何必再僵持下去?不若留些体面,各退一步。”
“留些体面?你如此耍赖,哪还有半分体面?”
倪昆哂笑:
“至于各退一步……呵,我既已找到了你的命门,又岂会再放你走?暂时奈何不了你也无妨。韩相你既是天命教前辈,倪某这后学末进,正要与你多亲近亲近。继续僵持更无所谓,一天两天,十天半月,与你这般僵持半年都无所谓。反正你迟早死路一条。”
“你真以为这么简单,就能破掉老夫九世筹谋?”
韩思远摇了摇头:
“老夫从立国之初起,就参与制订国政律令。
“从京师到地方,各州、郡、县的地域划分,各级官衙的组织构成,各级官吏的官阶、职权,勋贵爵位的层级、封地法令,乃至国之大诰、律法细则……所有的一切,都有老夫参与制订。
“又经数世接力完善,如今这大周,从上到下,民政军务,皆已被老夫渗透,处处都留下了老夫的印记。
“就算天子明发圣旨,废除老夫的一切,又该如何执行?
“你们可以剥夺老夫数世的敕封,追夺老夫每一世的文字,可却绝对无法改变这套持续运转了八百年的完善体制!
“真想抹消老夫的一切印记,那除非将这大周彻底推翻,在废墟之上,重建新朝!然而这样一来,神凰大周,也就完了。”
“真是这样的么?”倪昆微笑道:“若真如此,你方才慌什么?”
韩思远脸色微沉:“必须承认,你这小辈确实机敏,抓住了破绽。但即便如此,你之计,仍然只能勉强令老夫挫折一阵,将来要多费些周折……”
倪昆毫不客气地打击他:
“我固然机敏,这个不用你夸。但更多的是因为你太得意,自以为一切尽在你掌握,自己抖露了太多秘密。如若不然,我还真想不到,你的破绽在哪里。
“当然,你的心情,我也可以理解。
“隐忍九世,筹谋七八百年,眼看就要大功告成,又不死不灭,立于不败,对手再强,也打不死你,只能看着你干瞪眼,对你束手无策。
“如此成就,自然难免志得意满,要将自己的筹谋宣扬一番。不然岂不是无人知晓你的厉害,无人为你的阴谋喝彩?
“换作是我,与你易位而处,恐怕会比你更加得意骄狂,恨不得把自己所作所为,写成故事,印个几十上百万册,满天下免费分发。还要请几千个说书人,将我的光辉事迹,在每个州郡县城的市井之中广而告之……”
韩思远冷声道:
“说来说去,你对老夫,还是无可奈何。”
倪昆微笑:
老公我要吃垮你
“暂时而已。拖下去,你必死无疑。”
韩思远眼神幽暗:
“倪昆,你可知道,老夫一念之间,在大殿内外,除你与天子之外,其他人,统统都要死?”
他眼神随意一扫,无形劲力涌现,一个武官轰地一声,爆为碎片。
“老夫不仅可令天下人替老夫承担伤害,还可主宰每一个人的生死。”韩思远淡淡道:“包括长乐公主,以及你那位圣女苏荔。”
说话之时,他瞳孔深处,浮出密密麻麻的赤色网罗。
这唯他能看见的赤色网罗充塞天地,蔓遍大周每一寸领地,覆盖着这片土地之上,每一个生灵。
在他视野之中。
殿中群臣,秘卫、禁卫们身上,都覆盖密密麻麻的赤红网罗,地位越高,身上所覆的网罗越密。
长乐公主身上的赤红网罗,倒是反常地并不那么严密,苏荔身上的赤红网格,亦显得有些稀少。
但即便如此,亦足以令他动念之间,将攻击传递到她们身上。
以她俩的修为,断然无法如倪昆一般毫发无伤。
至于倪昆身上,接了国师册封,拜谢君恩之后,赤红网罗简直就是密不透风,如同裹上了一层赤纱织就的霞衣。
韩思远一个念头,就能瞬间攻击倪昆数十上百次。
可惜,打不动。
戀愛少女的養成方法
唯有天子,虽身处赤红网罗核心,可天子本人的身体,却包裹在一头巨大的神凰当中。
那覆遍大周每一寸土地,覆盖大周每一个生灵的赤红网罗,本质上,都是源自包裹着天子的那头神凰。
韩思远九世筹谋,已深深寄生、渗透了这弥漫天地的赤红网罗,唯独有一人、一地无法影响。
那一地,正是栖凰楼。
倪昆若将他带去栖凰楼,则韩思远与外界的“连接”将会暂时断开,那分担伤害的替死之法便无法动用,他就真可能会被杀死。
那无法影响的一个人,正是大周天子。
他的“法”,无法穿透那神凰,施加到周天子身上。
若想对付大周天子,他只能如武夫一般,用刀枪剑戟,或是赤手空拳,强行弑之。
但偏偏他的筹谋之中,大周天子是极重要的一环,乃是代他受国之垢、受国不祥的“容器”,乃是关系到他成就“圣丹”,乃至“掌道”的关键之一,杀不得。
可杀不得天子,打不动倪昆,难道还不能杀掉其他人么?
韩思远凝视倪昆:
“各退一步,老夫放你的人一马。若再纠缠不休,休怪老夫撕破面皮,拿你的心头肉们开刀。”
“你动念之间,就能取人性命?”倪昆皱了皱眉,忽地一笑:“当下这个灵机未复的环境,连神凰火都要看到目标,锁定气机,方可动念杀人,我不信你的能力比神凰火还强。小琪,给点雾。”
少年大将军 小说
话音一落,忽有迷雾平空而生,转眼之间,就把天子、秘卫、禁卫、公主、苏荔掩入浓雾之中,只倪昆与群臣清晰可见。
正是师琪的“魔棋”雾境。
师琪与张威、偃师等,一早就带着陷阵道兵,随倪昆入朝,此刻都在神凰殿外,就等着倪昆一声召唤。
魔棋本质极强,从前师琪尚未成为龙神代行,未曾修炼化龙之术,本源又亏耗巨大时,其催生的雾境,倪昆都难以看透,长乐公主亦要催动神凰血脉,方能勉强看透。
而现在,师琪本源得虺珠、倪昆补充,有神力傍身,又修成化龙之术第一阶虬龙境,实力暴增之下,催动的魔棋雾境,长乐公主都已无法看破。
雾境一起,韩思远果然深深皱起了眉头。
他可以看到那无形的赤红网罗,亦可通过无形网罗,动念之间,对视野之内的任何人发动攻击,却无法在没有视野的情况下,攻击想要攻击的目标。
想要“盲视”攻击,就得彻底炼化这赤红网罗,届时他便可足不出户,洞悉大周土地之上,任一生灵的一举一动,动念之间,生杀予夺。
可这一切的前提,就是完成他最后一步的谋划。
可惜受阻倪昆,功亏一篑,炼化这赤红网罗,目前自然无从谈起。
而此刻又视野受阻,想杀人,就只能杀殿中群臣,无法再以倪昆身边人来威胁他。
“真是难缠。”
韩思远心中暗叹,忽听身上响起一记丝线崩断的啪啪声。
低头一瞧,就见自己身上,一根连接着赤红网罗的粗大赤线断裂开来,虽仍有一根淡金丝线藕断丝连,继续连接着赤红网罗,但那粗大赤线断开之后,他明显感到自己掌控的法,被削弱了一分。
却是天子已然书就剥夺韩思远相位,追夺他出身以来一切文字,追回对他直系父、祖的敕封,且抄灭韩氏一门的圣旨,并重重盖上了天子印。
韩思远眼神凝重。
虽然他宣称天子根本无法抹除他九世以来,在大周留下的一切烙印,但若天子真的剥夺他前几世一切敕封,追夺所有出身文字,则他的法,亦将不可避免地遭受极大削弱。
“罢了,反正是要另立天子……”
韩思远心中一叹,下了决断,忽然向着御座方向,迈开脚步。
“韩相想去哪里?”
倪昆猛地一拽韩思远双腕,横身挡在他前方。
大殿震颤之际,韩思远无奈停下脚步。
倪昆拽不动他,可当倪昆整个人挡在他面前,他同样也推不动倪昆——现在的韩思远,能借用部分大周众生的力量,能凝炼大周生灵的情绪,化为精神冲击,但规模有限,根本无法撼动倪昆。
两个谁也打不动谁的天命魔头,又是一阵大眼瞪小眼地僵持。
正僵持时,一道空灵飘渺的女声,蓦地传入二人耳中:
“哎呀,看来稍微来迟了一点,不好意思,睡过头啦!”
充满魔魅之意的飘渺女声中,黑裙及地,黑纱遮面的江踏月,自迷雾中缓缓踏出,来到两人面前,抬起皓腕,对倪昆挥了挥手:
“教主弟弟,我来帮你杀韩思远啦!”
又明眸含笑,看向韩思远:
“韩相,难怪您身上会有我想要的东西,原来您竟是我们的祖师爷。唉,我们天命教的天骄们,看来是逃不掉破门叛教、欺师灭祖的宿命了……”
轻叹声中,她取出一口精致小巧,刃口隐带紫意的剪刀,冲着韩思远身边咔嚓一剪。
虚空轰然一震,好似平地炸起惊雷,韩思远瞳孔一缩,神情剧变,倪昆则发现之前怎都拖不动的韩思远,身形松动了一刹!
【今天又日万了,求勒个月票~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