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异能小說 星門 線上看-第340章 屠戮(求訂閱月票)熱推

星門
小說推薦星門星门
虚空之中。
李皓浑身残破,出剑,出剑!
一剑接连一剑!
他知道!
哪怕没看到,但是他知道,此战……必有人死,他们的对手是新武强者,是一群至今还活着,并未死亡的强者,哪怕沉寂多年,依旧强悍的存在。
会是谁死?
他不知道,也不愿去想。
此刻的他,唯有一个念头,杀死眼前的圣人。
一尊强悍无比的圣人!
地覆剑,主防。
覆盖全身,道脉全开。
大道之力,覆盖全身,只是在防,他从开始到现在,全面落入下风。。
眼中,金光闪烁。
一次又一次地捕捉。
捕捉对方的出手轨迹!
可是……还是没有重复的轨迹,对方出手数百招,出刀数百次了,还是没有出现一次简单的循环重复。
此人,实战经验太强。
寒江,军方副帅。
之前的地耀,出手两百多招,出现了行为重复,李皓和地耀交手,是对方第三次循环的时候,才出剑斩破了对方的肉身。
可眼前的寒江,出刀数百次,还是无限循环。
他有出招逻辑可言吗?
也许……没有。
若是没有,此战,必败,自己必输,必死。
还是没有吗?
寒江再次一刀劈的李皓倒退,此刻也是微微皱眉,李皓防守很强,以他的实力,居然没能在这么长时间中劈死对方。
还有郑功……对付几个弱者,居然被人缠住了,如今更是被人困在了那五行领域之中。
他有余力,去观察四周。
所以,也是皱眉。
损失居然不小!
有些不可思议!
碾压局才对。
对付一群新时代的弱者,他们这群圣人,不朽,大量的绝巅,居然没能占到什么便宜,对方虽然也死了不少人,可无边城这边,短短时间内,居然死了数位署长,还死了几位师长。
不可思议的结果!
若是在新武时代,这样的战损,足以让主将掉脑袋了!
“少城主!”
一声怒喝,从寒江口中传出,带着一些愠怒。
他没能拿下李皓,郑功也没能拿下袁硕,那此刻……就该变一变了,不能一直如此下去,否则,哪怕最后灭杀了这群人,也不值得。
损失太大!
而这一刻,李皓眼中精光陡然一闪,对方……出现了一次重复,刀道轨迹的重复。
是意外,无意中的一次重复,还是……开始第二次的行为循环了?
他一直都在看着,此刻,有些激动,又有些恐慌。
恐慌,对方的一次刀法重复,只是无数不循环中的一次简单重复,若是如此……那就完了。
而寒江,并未意识到这一点。
作为强者,当然知道不能被敌人预判自己的招式,所以,所有强者,出手都是会去避免,避免固定的招式,避免被敌人抓住破绽,预判出手时机。
所以,他和李皓交手到现在,并未刻意去动用一种招式,而是不断变化,出手都是随心所欲,并未固定死自己的出招。
他速度快,力量强,反应快,李皓只能被动防守,压根难以伤他。
只是,此人韧性很足,难以瞬间击杀罢了。
……
远处。
郑功也是脸色铁青,从一开始到现在,袁硕一直在抢攻,拳破山河,从未停歇,好像不知疲倦一般,浑身白骨都有些破碎不堪了。
可袁硕,依旧出拳不断!
五行领域笼罩四方,让郑功无路可退。
郑功和寒江不一样,并未利用快速去避开袁硕的攻击,而是一次次对攻,作为圣人,作为八大主城之一的少城主,他的荣耀,不允许他和一位弱者对战的时候,去避开对方的攻击。
袁硕,也不是杀过圣人的李皓。
对方,并不具备斩圣的实力。
郑功再次出拳,砰地一声,和袁硕对了一拳,袁硕右拳已经几乎彻底粉碎,此刻的拳意,都是势转换而成。
对拳之下,右拳几乎彻底粉碎,一直蔓延到胳膊,白骨化灰。
袁硕仿佛一无所知。
李皓……未胜!
李皓不赢,他不可退,不可死!
这时候的郑功,有些愤怒了,手中浮现出一枚大印,正是城主印,他也看到了一些人死亡,此刻,也是愤怒无比,作为此地的最高领袖,他地位比寒江还高。
若是损失太大……那不好解释。
区区一些弱者,却是杀了多位署长和师长,团长更是被杀十多位了,几乎相当于覆灭了一个师,甚至不止一个,这让他如何交代?
这袁硕,居然如此难杀……
还有那李皓,居然也能挡住寒江的攻击。
郑功知道,拖延下去,袁硕必死,李皓也撑不住太久,可是……为何要拖延?
他眼中冷光一闪而逝,既然如此,那就用城主印诛杀袁硕好了!
城主印,遭遇强敌袭击,若是能得到城主印权限,自然可以诛杀外敌,只是每一次消耗,都会花费时间去恢复,而城主印,也不是当年,能联系外界,联系至尊了。
如今,谁操控城主印,谁便能诛杀外敌!
用至尊留下来的手段,诛杀这些人……倒是有趣。
心中一动,城主印悬浮在空,下方,呈现出一行小字,“无边”“镇国”……
这就是无边城的城主印。
郑功冷哼一声,一口血液喷涌而出,沾染到了城主印上,一瞬间,城主印上的小字开始蠕动,好像要复活,一道虚影隐约开始浮现。
此刻,下方,王野见状,脸色一变,泣血怒吼:“至尊,此乃新武叛逆,诛魔手段,岂能用于吾等之身?”
这一刻的他,确定郑家就是叛逆。
既是叛逆,再用诛魔手段对付他们,他不甘心!
他手中也有一枚城主印,可是自从上次诛杀了白树之后,一直不曾恢复。
此刻,王野怒吼咆哮一声,将身上大印丢出,直朝无边印砸去,一口接连一口的血液喷出,融入大印!
之前有过商量,若是城主印浮现,李皓可以用星空剑阻挡。
可是……此时此刻,哪有机会。
计划不如变化快!
此刻的李皓,还要依靠强大的星空剑防守,杀敌,若是此刻动用星空剑阻拦,也许……这才是寒江的目的!
一旦丢下星空剑,阻拦了城主印诛杀袁硕,李皓……恐怕也要死!
可是……战天城的城主印,明显虚弱许多。
眼看着那虚影即将浮现,诛杀袁硕。
不远处,李皓眼中闪过一抹痛苦之色,这一刻,他看到了,可是,他已经捕捉到了寒江的轨迹,此刻,他有两个选择,丢出星空剑,他会死,老师待会也会死。
第二个……不管,继续,锁定战机,诛杀寒江,老师必死!
如何选择?
李皓没去选择,不能丢出星空剑,强敌在前,丢出去……全军覆没的下场!
不丢,诛杀寒江,还有机会。
老师……对不起!
李皓怒吼一声,没有丢剑,而是在这一刻,全身道脉,再次破碎,500多个窍穴,瞬间变成了接近700个,全部闪烁光辉。
一把剑形道脉浮现!
一个循环浮现。
剑道神通浮现!
他捕捉到了,他要一剑杀死这寒江……
……
王野的城主印,已经无法阻拦,这一刻,王野也是愤怒而无奈,城主印有至尊手段,可当年为了给下面人最大的自主权,加上这是小世界……城主印上并未留下什么灵。
对方,无法辨别什么,只能尊从郑功之令。
袁硕……完了。
就在这一刻,下方,几位圆平武科大学学员,刚解决了一位金甲,九人联手,其实都只是迈入了山海七八重,可却是解决了一位金甲。
看到上空那一幕,蒋盈李面色微变。
至尊手段!
城主印!
下一刻,蒋盈李一声低喝:“出手!”
九位学员,对视一眼,一瞬间,同时暴喝:“帝令,镇!”
一瞬间,九人连接皓星世界的本源大道,微微颤动一下,一枚枚文字浮现。
“蒋”、“陈”、“沈”、“吴”……
都是帝尊家族!
帝尊后裔!
这一刻,利用本源大道最后的一些残留帝脉,发动了一次抗议,新武时代,人王和帝尊共治天下,反对的帝尊多了,人王也许会一意孤行,可至尊……会考虑的。
一枚枚文字浮现,一瞬间,好像是帝尊汇聚,迅速浮空,和城主印上的虚影碰撞。
这一刻,虚影好像有些迟疑。
九大帝尊反对!
加上战天城城主印……那至尊虚影,原本就要诛杀袁硕,忽然,好像有些迟疑了起来,而郑功见状,顿时大怒:“好胆,诛杀这些人!”
九位新武时代的帝尊后裔?
此刻,他认出来了,但是又不是太熟悉,加上换了肉身,他倒是只知道王野,对这几人,感觉不太熟悉。
可这几人,居然阻挡了城主印。
可恶!
蒋盈李几人,都是浑身剧烈颤动,操控几枚文字,阻挡住了城主印,却是难以维持自身,他们复苏太晚,实力压根没恢复到巅峰,此刻,都只是山海境罢了。
而身边,已经出现一位金甲,协同多位银甲,朝他们杀来。
蒋盈李呸了一声,吐了一口鲜血,咬牙切齿:“区区郑家旁支,就是嫡系,见了老娘也得低头问好,郑功,你这野崽子,胆子不小!”
“你爹来了,也得喊一声姑奶奶!”
此话,并不算假。
可此刻,实力不如人,喊狠话也没用。
蒋盈李怒骂一声,下一刻,看向几人,咬牙切齿:“肉身……还能再造,这旁支叛徒,丢尽了镇星城的颜面,给我用绝招!”
众人都不说话,对视一眼,下一刻,纷纷肉身破碎,一股股精神力汇聚而来。
每个人,都浮现出一柄兵器。
蒋家的战锤,沈家的巨剑,吴家的无柄小剑……
这些兵器,都是之前傀儡打造而成。
都很强悍!
这一刻,几人精神力对视一眼,下一刻,一个大阵浮现,瞬间化为一个圆圈,将四周冲来的几位强者,纷纷笼罩其中。
“一群混蛋,敢背叛,诛杀他们!”
明明只是几位山海层次的修士,这一刻,却是爆发出了一股股难以言明的强悍气息,那是帝尊武学!
一瞬间,九人合体,爆发出一股强悍到了极致的气息,最终化为一柄巨大的锤子,轰隆一声,砸在一尊金甲身上,直接将对方砸的四分五裂!
金甲破碎,肉身破碎,那金甲强者被砸的只剩下精神力,还有些茫然,眼中红光好像消散了一些,看到那柄锤子,再看看四周……忽然惨然一笑。
帝尊后裔!
往事,瞬间明悟。
原来……如此!
可是,一切都已成空,下一刻,一柄大锤子轰隆一声砸下,对方精神力叹息一声,并未再次反击,只是任由大锤子砸下。
轰!
锤子将其砸的粉碎,四周,几位银甲怒吼:“师长!”
可是,下一秒,大锤子横空砸来。
砰砰砰!
几位银甲,被瞬间砸的爆炸开,连精神力都没有留下,而虚空中的大锤子,瞬间黯淡,下一刻,一股股微弱的精神力呈现。
蒋盈李虚影看了一眼李皓那边,心中叹息一声……几人精神力全部遁入兵器之中,此战之后……李皓若死,他们也许没有下一次复苏的机会了。
本源大道截断,新道除了李皓,其他人并无太深了解,哪怕等后来人找到他们的兵器,也许……也无法将他们再次续接新道而复苏了。
而这几人的爆发,也扭转了一些局势,几人不强,却是瞬间诛杀了两位金甲,多位银甲,一下子让局势扭转了一些。
天才 高手 小說
城主印被阻拦,也给了袁硕继续拖延下去的机会。
……
虚空中。
李皓已经捕捉到了战机。
此刻,无声无息,没有厉吼,没有愤怒,没有咆哮,只有一剑,这一剑,和上次对付地耀不同,融入了他的势,他的精神,他的生命力,他的一切……
就如剑尊!
一剑出,无归!
敌不死,我死。
之前诛杀桃树,耗费了无数精力,用了两剑,好在桃树死了,给他们留下了大量的不朽之力和生命之力,让李皓恢复了许多。
可此刻,他没有选择一剑当两剑去用,而是一剑耗空了一切!
这寒江,比那地耀更强大!
当日一剑连地耀都没斩死,肉身还剩下一些,这一次对付寒江,岂能留手丝毫?
一剑,贯穿虚空!
寒江也如当日地耀一般,脸色陡然变幻了一下,这……预知?
他刚抬手出刀!
见状,却是和地耀的选择截然不同,没有逃跑,他毕竟是军方大将,这一刻,暴吼一声,长刀炸裂开,自爆了!
长刀爆炸!
下一刻,身上天蓝色战甲飞出,轰隆一声也自爆开来。
两件强大的神兵自爆,将星空剑阻拦了片刻,削弱了一些。
寒江面色冷酷,眼看着星空剑破开自爆,再次突进而来,强悍无比,眼中狠色一闪,下一刻,双臂陡然脱离肢体,朝星空剑飞去。
星空剑,不见血不归。
那就给你见血!
双臂好像化为了身体,瞬间凝现出一道人影,正是寒江,轰隆一声巨响,双臂瞬间炸裂开,血液溅射,却是覆盖了星空剑。
寒江剧烈喘息,这时候的星空剑,已经衰弱到了极致,用两件神兵和双臂为代价,他居然拦下了李皓的这一剑!
而李皓,面色惨白,毫无血色。
寒江……远比地耀强悍,更有决断力。
在这一瞬间,三重应对,居然将星空剑的一剑必杀,给拦下来了!
“是个人物!”
寒江已经明悟,自己居然被人捕捉了出手轨迹,李皓,是个人物,可对方还是小看了一位军中大将的实力,也许是孙鑫给李皓的误导。
觉得,军中副帅,不过如此。
可孙鑫,只是小军团副帅,无边军却是大军团,而孙鑫,也是被张安所杀,可不是被李皓所杀。
寒江稍显后怕,却是露出了一些笑容。
双臂,再次生长出来,只是气息不如之前,身上圣人气息,都有些滑落,有些跌落境界的感觉,不过寒江知道,只要战后修养一段时日,他很快会可以恢复。
而李皓……死定了!
这一剑,耗空了李皓的精气神。
李皓只是看着,好像已经绝望,等待死亡的降临,寒江也不客气,此刻不杀李皓,岂不是给李皓机会?
下一刻,手中再次浮现一柄大刀,只是气息远不如之前,一刀朝李皓斩来!
星空剑已经被震飞!
李皓,已经无反击之力。
就在这一刻,远处,水云太后一咬牙,忽然,手上长剑,贯穿虚空,消失不见,一瞬间,出现在李皓面前,李皓也很默契,手握长剑!
此乃人王后的佩剑!
可光有强大的神兵,却是无强大的力量使用。
就在此刻,李皓头顶悬浮一枚神文,“道”字神文。
五行神文,给了袁硕。
“道”字神文,却是留在体内,“道”字神文,一瞬间,好像吞噬了宇宙,李皓一声厉吼,一剑刺出!
这一剑,强悍无边!
大道之力,全部涌入体内。
水云太后的佩剑,甚至感觉……比星空剑都要强悍。
一剑杀出,甚至浮现出了一道虚影。
那好像是个女人,看不清面貌,也随着李皓一起挥剑,溪流声响彻天地,贯穿宇宙,一剑杀出!
寒江脸色剧变!
“陈王后……”
然而,双方太近了,自爆了双臂,他实力衰弱一截,已不如之前,这一剑……没能避开。
他脸色狂变之下,厉吼一声,新生的双臂再次爆炸,这一次,不止如此,除了头颅,整个身体忽然爆开,轰隆隆,巨大的爆炸力,将李皓肉身直接摧毁!
李皓被长剑余光庇护,这才没有炸裂头颅。
双方都只剩下了头颅!
而就在这瞬间,长剑落下,咔嚓一声,破开了一切,直接将其头颅斩碎!
“啊!”
一声惨叫传出,下一刻,头颅粉碎,可等长剑消失,一道虚影,却是瞬间凝现,寒江精神力再次呈现出来,化为人形,好像有些后怕,却是笑了。
他还是赢了!
李皓……倒是出乎预料,居然废掉了他的肉身,可是……他还是活着。
哪怕精神力残存……那也是圣人层次的精神力。
而李皓,只剩下了头颅,眼神略显空洞,如此情况,都无法斩杀一位圣人吗?
地耀这废物圣人,给了他太多的期待了!
轻松解决地耀,还是完整体的,让他觉得,这些圣人,都差不多的,哪知道,双方差距极大,若是地耀,李皓也许第一剑就彻底粉碎了对方肉身,第二剑,百分百可以斩杀对方的精神力!
这一刻,“道”字神文,都有些裂纹呈现,已经无法再给李皓提供帮助。
输了吗?
李皓眼中露出一些色彩,好像……输了呢。
这一次,赌输了。
两剑未能斩杀对方,若是能,斩杀了寒江,强行吞噬对方圣道之躯,也许还能修补一些,再出一剑,去对付郑功,那就有希望逆转战局!
可是……没能做到。
那种浓郁的失落之色,落入了寒江眼中,他笑了,忽然,破碎虚空,朝李皓一拳打来,你失望了?
你……没办法了!
而就在这一刻,他身后,一柄有些暗淡的小剑,好像有些挣扎,那是星空剑。
星空剑好像在挣扎!
好像,略有不情愿。
可是……最终,小剑上,浮现出一滴金色血液,那是李皓当初留下的,一枚神文浮现,“剑”字神文。
小剑有些颤抖,却是无法阻拦。
认主的那一日,它就该知道……李皓,很无情的,对兵器的态度,始终都是那般,再强的兵器,他也不会太过重视,哪怕家传的宝剑。
下一刻,星空剑上爆发出了一股璀璨到了极致的光辉!
军婚难违
刚要诛杀李皓的寒江,脸色剧变,感应到了什么,厉吼一声:“星空剑你也爆?”
这是什么?
这是银月的信物,是剑尊的佩剑,也是李皓正统的表现,是他获得新武一些人支持的关键,更是执掌一些重要东西的关键……甚至是打开星门最后的希望!
他要自爆掉星空剑!
简直……不可思议。
关键是,星空剑强悍,一般情况下,是无法自爆的,李皓实力不够,可星空剑……却是在上次李皓发现大道的那一日,选择了认主李皓!
李皓剩下的头颅,露出了一些笑容,一些嘲讽。
有什么东西,是不能爆掉的?
我若是败了,什么都是空的,星空剑,他也不想,也不愿,去让此物自爆,自爆之下,也许会导致封印都出现一些问题。
可是……又如何呢?
我若是死了,封印破了,红月帝尊和那些叛徒去玩吧!
李皓露出一些笑容,嘴唇动了动:“爆!”
轰!
一股浩瀚的能量,瞬间爆开,就在寒江身后,无匹的力量,席卷天地,轰隆隆!
寒江精神力直接被摧毁,到这一刻,依旧觉得不可思议。
我被星空剑的自爆杀死了!
星空剑摧毁了一切,连带着不远处的袁硕和郑功,都受到了强大的余波摧毁,这两人战斗距离很近,一瞬间,在场四人,同时受到了强烈无比的攻击!
李皓还好,他躲在了对方精神力之后,一直到寒江的精神力被彻底摧毁,才轮到了李皓。
强大的爆炸力,将他的头颅也要摧毁!
李皓奋力挣扎,他不会甘心就此死亡的!
他想撕裂虚空,躲入皓星界中,躲避死亡,可头颅残余的力量太少,难以再次破开虚空,遁入皓星界中。
就在此刻,一只金色的拳套飞来。
轰隆!
拳套被炸的不断颤动,不远处,大离王面色冷酷,手中已无拳套,血液不断流淌而出,一拳将一尊金甲活活打死,身上血肉不断炸裂,远处的拳套瞬间黯淡无光。
却是挡住了那致命一击!
大离王见状,露出一些狰狞的笑容:“李皓……你欠我一命!”
那一刻,他可以不管,任由李皓被炸死,不炸死,李皓此刻也未必有力量反击郑功了,他手握拳套,也许还有机会逃走,或者反击。
可最后一瞬间,他还是选择了拳套出手,哪怕,这一次阻挡,拳套陷入了死寂。
就和水云太后一样,那一瞬间,也毫无犹豫,将人王后佩剑,传送给了李皓。
既然来了,既然一起作战,既然到了这地步……那就博一次!
李皓的头颅,剧烈喘息。
头颅下方,肉身在缓慢恢复。
面前,人王后佩剑,还有霸天帝拳套,全部跌落下去,黯淡无光。
而星空剑……陪伴他到今日的星空剑,却是消失不见了。
当然,还有寒江,也消失了!
这位强大的圣人,也只是圣人初阶,可为了杀他,李皓付出的代价,比杀地耀,简直超出太多太多,那一日,哪怕没有张安,李皓也能击杀地耀。
可这一次……若是没有大离王和水云太后帮助,他杀不了对方,甚至自爆了星空剑,也只是同归于尽!
这才是新武强者,真正的战力。
寒江精神力被磨灭,可本源大道,依旧存在,这一刻,虚空中传来寒江的声音,“我们……都会归来的!”
大道依存!
他们,还有复活的希望。
不会就此轻易陨落的!
……
不远处。
袁硕、郑功都在吐血,郑功脸色难看无比,袁硕几乎已经破碎了,此刻,只剩下一堆破损不堪的骸骨。
而郑功,难看的脸色,忽然消失了,露出了一些笑容。
寒江死了,桃树死了……
死了两位圣人!
可是……李皓彻底废了,袁硕彻底废了,大离王的霸天帝拳套废了,水云太后的人王后佩剑废了,多位帝尊后裔彻底沉寂了,王野的城主印压根没用……
对方所有的底牌,所有的一切,都彻底废掉了!
这一刻,他便是无敌的存在!
而虽然受伤了,可没有那么重,袁硕再疯狂……也没到能杀圣人的地步。
“真了不起呢!”
郑功忽然笑了起来,说了一句话。
真够了不起的!
以这样的战力,以疯狂,以各种强大神兵为代价,杀了两位圣人呢。
前方,袁硕好像彻底死亡了。
白色的骨头,已经几乎粉碎,堆积在了一起,谁也不认为,这是活人。
四面八方,战斗,却是还在持续。
城内,大军已经赶到。
这一刻,银月一方的袭击,好像以失败告终了。
虽然杀了许多金甲和银甲,可也死了许多银月武师。
大离王和水云太后,各自格杀了对手,也是浑身浴血,肉身残破,两人脸色都很平静,此战,已经出乎预料了。
对于这样的结果,好像也没什么不满意的。
唯一可惜的是,城内居然有三位圣人!
哪怕少一位……哪怕有两位……他们能赢的!
可是,有三位。
这一刻,很多人抬头看了一眼,有人笑了笑,低声骂了一句,比如乾无亮,骂了一句,不知道骂谁,也许……是李皓。
若是当日决定,攻打洪家主城,他们必胜!
洪家非叛逆之城,城内也许只有一位圣人,也许还没彻底复苏,很容易就能格杀掉对方,甚至可以完胜,李皓非要选择打郑家古城!
三位全盛状态的圣人,偷袭,也只是杀了一位。
能不败吗?
乾无亮甚至在想,哪怕去攻打战天城……也许也能赢!
机会很大!
夺下了战天城……也许也会有不一样的结果。
李都督啊,最后时刻,冒死一搏,还非要讲什么道义……死了,什么道义都没了。
活着,才能讲道义,不是吗?
自己的野望,自己的一切期待,好像都成空了。
乾无亮心中想着。
还有……张安,真的没来呢。
都督!
你……想到了吗?
他露出一些自嘲,他其实很怕死,也背着李皓,做了一些事,比如,都督取走了“道”字神文,张安是没法离开遗迹的。
可是……分别的那一刻,他将一具从天星遗迹偷走的肉身,偷偷给了张安呢。
若是张安真愿意,其实……经历过多次换道换肉身的张安,也有希望,自己换道成功,凝聚肉身,以他圣人巅峰的精神力,哪怕只是进入日月五重,哪怕和李皓一样,都是24脉之力,对方……应该也能对付一位圣人的。
可是……人家没来呢!
都督,你猜到了吗?
李皓都能对付,张安换了道,换了肉身,不需要李皓的“道”字神文,只是如今的天地极限,他强悍到了那地步,进入遗迹后,再强行破碎一些道脉,还能杀不了一位圣人吗?
纏綿糾葛~我的真實與你的謊言
可是……最终没能等到对方。
他知道,都督也许不在意。
可是……我在意啊!
乾无亮想着,有些无奈,看向四周,死了好多人,南拳死了,金枪死了,玉罗刹死了,还有多位老一辈武师死了,还有那个色魔霹雳腿,不知道何时,被人打死在了远处……
山海食經
这一战,彻底失败了。
……
“咳咳咳!”
高空中,郑功笑了,探手一抓,收回了一直被固定的城主印。
“那边一直想剿灭你们,没能成功……你们倒是自投罗网,看来,这一战是我赢了,虽然死了不少人,可剿灭了你们,也值得呢。”
他迅速抽取四面八方的能量,身上,也有大量生命之泉流淌,不朽之力动荡,将一些伤势恢复。
看向远处李皓的头颅,笑道:“李皓,你还有什么可爆的吗?”
李皓没说话,只是呆呆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一堆骸骨。
那是他的老师。
环顾四周,少了很多熟悉的人。
再看看迅速恢复的郑功,对方并未马上出手,好像很警惕,生怕李皓还有什么手段,再次爆掉什么东西,要做好万全准备。
李皓孱弱的肉身,恢复了一些,没有说话,只是迈步朝郑功走去。
郑功微微凝眉,“你还要吓唬我吗?星空剑都爆掉了,你还有什么可爆的?”
李皓一言不发,一步步朝他走去,走到了袁硕的白骨身旁,蹲下了身子,袁硕,好像已经彻底死去。
星空剑的自爆,给了袁硕最后一击,打破了他的一切坚持。
李皓轻轻抚摸着白骨,看向下方,还在鏖战的众人,有人,还在死去。
他笑了笑:“此战,我想过这样的结局……只是没想到,并非我先死去,而是大家,比我更快……我想,我先走一步,我便看不到这一幕,也能让我有些安慰……”
“我也想和人王一样,我不死,朋友不死,战友不死,一夫当关万夫莫开……可惜……我做不到,倒是让诸位失望了!”
“不过,都到了这一步……李皓岂能甘心呢?”
李皓笑了一声,头顶上,那残破的“道”字神文,不断盘旋,他看向众人,环顾四方:“此战若是能胜,我必将杀光天下一切违我心意之辈!新武也好,红月也罢,叛徒也好,还是其他……今日一战,李皓再无阻碍,问心无愧,银月,还是我们的银月!”
问心无愧!
武师修心,我心再无亏欠,我不欠任何人的,眼前这些人,才是我所追求的,明知必死,依旧一往无前……我李皓,还需要在乎他人想法吗?
不远处,郑功微微变色,下一刻,冷笑一声:“你胜?”
下一刻,陡然一拳,穿破虚空,朝李皓打去。
他隐约有些不安!
虽然,此刻李皓已经毫无战力,可他还是有些不安。
而这一刻,李皓微微欠身:“此战之后,若是无法复活诸位,天下强敌,我尽斩之,祭奠诸位之后,李皓穷尽一生,都会想办法救活诸位,我不会轻易去死!”
说完,笑了一声,忽然,苍穹裂开,皓星界打开!
这一刻,面前骸骨,瞬间复苏,袁硕声音传荡而来:“早就该如此了!”
那强大的骸骨,忽然一跃而入,直奔皓星界而去!
“不必多想,我已无救,就等你来这,激活五行,扬我五禽门之威!”
骸骨落入皓星界中,忽然四分五裂!
五枚神文,席卷天地!
五行区域,这一刻,所有强大的大道,几乎被瞬间席卷,袁硕声音响起:“放开抵挡,让我吞五行!”
一瞬间,一些人放弃了对抗那一些难受的剥夺之感。
眨眼间,大量五行之道,被瞬间剥夺。
而李皓,也是一声轻叹,因为就在这一刻,被剥夺了一些五行之力,在场一些擅长五行之道的强者,瞬间被强敌击杀!
甚至就连侯霄尘,都被人一剑贯穿,身上火行之力瞬间消散,他只是默默看着李皓,很是平静,手中火凤枪好像失去了光泽。
侯霄尘只是看着,露出一些浅浅的笑容,张了张嘴,瞬间,轰隆一声炸裂开!
我……好像没机会迎娶小玉了。
皓星界中,袁硕一分为五,化为五枚神文,席卷天地,道脉被吞,若是没有强敌在侧,也许只是神通消散,可有强敌在侧,神通消散,那便意味着死亡。
而此刻,郑功面色剧变,一拳打出,可“道”字神文闪烁光辉,挡住了这一拳。
下一刻,五枚神文好像吃饱了。
瞬间回归,进入“道”字神文当中,袁硕的声音响起,带着一些笑意:“好徒弟,你已经杀了两位圣人,给老师……过把瘾?”
“好!”
下一刻,李皓眼神黯淡,一瞬间“道”字神文融入体内,这一刻,呈现出来的却不是李皓的气息,而是袁硕的。
“李皓”脸上露出一些笑容,哈哈大笑:“老子……也能屠圣!”
话落,一拳打出,五行爆发,天崩地裂。
轰!
郑功被这一拳直接打飞,刚要还击,忽然,天地大势压制,眨眼间,一个囚笼浮现。
一瞬间,将他困在其中。
“李皓”一步跨入其中,笑道:“天地五行,领域之内,我无敌!”
一拳,轰!
虎啸山林!
恍如猛虎出击,一拳下去,郑功直接被打的手臂断裂,有些不可思议,想走,无法走!
下一刻,怒吼一声:“杀!都给我杀,杀了他们……破开这东西……”
“心火猿,猿也无敌!”
再次一拳,猿猴咆哮,一拳砸的对方直接裂开。
“肾水虎,虎啸云天!”
虎爪呈现,咔嚓一声,抓断了对方的手臂,再次一击,抓穿了对方的胸口,郑功只觉得不可思议,想要还击,却是被瞬间压制了下来。
“我吞五行之力,天下五行,由我执掌,我徒弟都不如我掌握的更熟练,他能屠圣,我亦可!”
五行爆发,囚笼压缩,轰!
两人几乎是面对面,身贴身。
“李皓”忽然抱住,或者锁住了对方,笑容灿烂,“熊抱之术,最擅近战!碎!”
轰!
巨响声传出,五条大龙,瞬间绞碎了对方肉身。
郑功急了!
“你们敢……此刻退走,我可不再追究……你们敢杀我?我父已达半帝之境,二次复苏一开始,我父便能无敌天下……”
“李皓……袁硕,这天下还封印着一位帝尊,红月世界的帝尊,我一死,我父必然不会善罢甘休,唯有合作,联手对付红月帝尊,才是活路……”
“李皓”口中传出袁硕的笑声:“不是还没二次复苏吗?你慢慢等你父亲来报仇……现在……我们先找你报仇!”
“混账,是你们主动袭击无边城……”
“李皓”再次露出笑容:“若非你们逼迫的太紧,一心要杀我们,何至于此……”
郑功虚影呈现,此刻,也是慌了。
袁硕吞五行,融入李皓道文,战力瞬间暴涨,他却不再巅峰,此刻,肉身更是被直接绞碎,他知道,自己危险了,顿时怒吼一声,手中浮现出城主印,再次浮现一道道光芒!
而就在此刻,“道”字神文瞬间钻入城主印中,那是李皓的意志,这一刻,他看到了一道虚影,一声厉喝:“张至尊,你要助纣为虐?”
大道之音颤动!
城主印中,那虚影有些摇晃,这一刻,好像有些清醒,本来无灵的虚影,忽然好像有了一点点灵性,睁开虚无的双眼,好像看透了什么,看穿了一声。
这一刻,大印颤动,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,响彻大印四方。
下一刻,城主大印,忽然崩碎!
砰地一声巨响,郑功精神力瞬间有些涣散,带着一些不敢置信:“怎么可能……城主印无灵……”
那只是一件兵器!
至尊,并未留下任何灵性在其中,怎么会自己崩溃?
这不可能!
这下子,他精神力瞬间受到了重创。
而李皓声音,缓缓响起:“背叛者……任何时代,都不会得到帮助,只有惩罚!”
下一刻,袁硕声音响起:“你……还是去死吧!”
轰!
这一拳,五行爆发,轰爆了天地!
郑功惨叫一声,下一刻,却又疯狂大笑:“你们杀不了我……杀不了我的!我大道藏匿,你们断不了我的本源之道,待我父亲回归,我定当再次归来……李皓,袁硕,你们……别做梦!”
“我曾说过,非背叛者,不断其道……你……必死!”
就在这一刻,一股天意降临,席卷四方,虚空震荡,“道”文再次浮现,捕捉天地万物,刚刚炸裂的地方,忽然浮现出一条大道。
上方,好像有一道虚影,此刻,陡然睁眼,眼中满是骇然,圣人之道,居然被对方逼的呈现了出来,天地好像排斥大道,让本源大道呈现!
大道呈现……这代表了……死亡的危机!
大道剧烈颤动,如同一条大龙,好像要逃跑,可就在下一刻,五行神文浮现,瞬间封锁大道,李皓探手一抓,或是袁硕出手,将远处一柄细剑抓入手中。
虽无光芒,却是依旧坚固无比,他挥剑一剑朝大道斩去!
轰!
一声巨响,大道崩塌,郑功的怒吼声,绝望声,凄厉声响彻天地:“不可能……我乃圣人……李皓,袁硕,你敢断我大道……”
轰!
大道崩塌!
郑功声音瞬间消散。
这是他们第一次,斩断了一位圣人的本源大道,之前几位死去的圣人,有人自己断道,有人压根没有大道,红月强者,是没有本源大道的。
而新武强者,尽管无法汲取力量,大道依旧存在。
可这一刻……李皓却是断了对方的大道,断了对方复苏的希望,除非新武人王或者大帝出手,否则,没有任何人可以复活一位大道断裂的强者。
大道崩断!
这一刻,四面八方,瞬间安静了一瞬间。
与此同时,李皓眼神渐渐清明,袁硕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:“老师累了,想休息一段时间,好徒弟……不要急着喊醒我,喊醒我们,我们都只是在沉眠……睡够了,我们会回来的……好好……活下去……乖!”
李皓沉默不语,这一刻,无比的平静。
老师,睡着了。
其他人也是,都睡着了。
他们累了,需要休息一段时间,没什么的。
没有回应,没有说话,只是瞬间消失,一拳打出,轰,一尊金甲瞬间粉碎,李皓忽然咆哮一声,一头猛虎浮现,再也不见李皓踪影!
猛虎窜动,咔嚓,一爪抓碎一位金甲,再消失,再出手,咔嚓,再次抓死一位金甲!
一位位不朽强者,被他瞬间抓死。
而四面八方,没死的强者们,纷纷怒吼咆哮,将那些金甲、银甲,纷纷打死当场!
所有人都疯魔一般,杀戮,自爆声在响起。
有敌人的,也有自己的。
这些不朽和绝巅,也感受到了绝望,开始自爆,不再抱有希望,三位圣人,居然都被杀了!
这一刻,血液溅射四方,一具具尸体,瞬间消失。
数万无边军,其中的活人,眨眼间被一道道剑意贯穿,当活人死光了,那些死去的军队,都会失去方向。
杀戮!
这一刻,唯有杀戮。
化身猛虎的李皓,贯穿了多位金甲,最终,化为人形,一拳打在了城门上方,“无边”二字,轰隆一声破碎,一股强悍的力量反击而来,依旧被李皓破碎!
“无边”二字,轰隆破碎,消失不见!
整座古城,微微颤动了一下,好像死寂。
一瞬间,李皓消失,紧接着,一株株妖植,在各地被迅速诛杀!
三大圣人一死,胜局已定!
片刻后,天地安静一片。
城外,尸体都没几具,只有无数的血肉,无数的血水流淌。
活着的人,此刻也是伤痕累累,无人说话。
都市絕品仙帝
直到李皓落地,众人眼中才闪烁出一些光芒,李皓……还活着!
李皓沉默不语,许久,缓缓道:“他们睡着了……”
“嗯!”
有人点头,闷闷道:“真懒……不过……等我们消灭了敌人,杀光了强敌,功劳簿上,得给他们记个大过!”
李皓点头,轻声道:“还能再战吗?若是能……随我出去,给予西方神灵,雷霆一击,趁着五行大道被吞,我要格杀神灵!覆灭神国之军!”
众人对视一眼,尽管早已伤痕累累,下一刻,纷纷点头:“能战!”
李皓露出笑容,笑的格外灿烂。
仰头看天,轻喝一声:“那就……再战!”
一道分身,被他丢下,一枚破碎的大印,被他分身执掌,整座城,疯狂开始吞噬四方力量,李皓本尊陡然一拳打出!
轰!
虚空破碎,所有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席卷进入了皓星宇宙,李皓穿梭宇宙,直奔五行大道区域,那五条没有彻底破碎的大道。
那必是神灵之道!
今日,我必屠戮四方!
轰!
一拳打出,虚空破碎,浮现出神灵大城。
古城已经拿下,屠光这些人,再无忌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