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都市小说 定河山 起點-第七百九十六章 苦情戲?熱推

定河山
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
只是看着栓在马棚之中独霸一方,马棚之中其他的马,没有一匹敢靠近。此时正独占马槽吃草料的那匹汗血宝马。这位庆阳次子苦笑道:“在下陪着太子,赛马自然是应该的。只是太子爷这匹汗血宝马,可谓实在是这世上难找的。这马棚里面马虽多,可没有一匹及得上。”
对于这个家伙这番有些担心,黄琼走到马棚里面,摸了摸那匹见到他过来,低下头与他很是亲热的汗血宝马马鬃笑道:“那个自然。寡人若是骑这匹汗血宝马,岂不成了欺负人。不过你眼睛倒是毒的很,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匹汗血宝马。这个眼光,宗室子弟之中可不多见。”
黄琼这番话中带话,话中带着套的回答,这个庆阳次子却只是笑了笑,什么都没有说。只是从马棚里面,牵出来一匹上好的党项马。见到这个家伙,窥透了自己的意思,黄琼倒也一笑了之。只是牵出了自己那匹青海骢,没有带侍卫,与这个家伙悄无声息的出了太极宫北门。
虽说老爷子一直都在叮嘱,黄琼在任何时候身边都不许离开侍卫。但今儿想要找这个家伙算账的黄琼,却是刻意的偷偷出宫。除了这个家伙,以及身边的青紫二萝之外,一个侍卫都没有带。除了自身艺高人胆大之外,更多的还是不想让别人,知道自己会武的这件事情。
彈劍聽禪 小說
而且在黄琼看来,青紫二萝的武功虽说不算高,可那是相对自己来说的。比自己身边,那些武官出身的侍卫来说,身手却是相当的不差。而且那一手双剑合璧,只要不遇到大高手,基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在自己未必适合出手情况下,带着她们随行也足以应付一般意外了。
出了太极宫东北门的安礼门,便是前唐留下西内苑。而出了如今残破的西内苑,便是出了长安城。如今还没有到农耕时节,而长安城的北面,自前隋开始便修建了大量的离宫。虽说这些离宫,早已经湮灭在了开国之初战火,以及历史的长河之中,如今只剩下一些断壁残垣。
但这一带,几乎无百姓出入城门。再加上这一带,距离驻有万余大军的西京大营,北大营的营房不远。所以这一带,几乎没有百姓居住,更是没有什么行人。这里的村落,最近的也有几十里外。出了城后,除了路边偶尔掠过的野生动物之外,可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人烟。
见到城外官道上没有什么行人,黄琼淡淡一笑。用马鞭指了指面前笔直官道:“这条官道上,正好没有什么行人。不知道堂叔,可否愿意与寡人赛上一场?寡人这匹青海骢,在脚力上比堂叔的党项马,貌似略微好一些。这样,寡人让堂叔先跑出两箭地。寡人在随后跟上如何?”
東方鏡 小說
黄琼的邀约,知道今儿不满足这位主,恐怕自己的日子不会好过。这位主,明显今儿是在找茬。不陪着他好好折腾一番,恐怕不会放过自己。无奈的这个庆阳次子,也只能点了点头:“殿下是君,在下是臣。君有所命,臣又岂敢不从之理?殿下的邀约,臣自然是固所愿而。”
不过,他也知道自己所骑的这匹党项马,肯定不是这位太子爷那匹青海骢的对手。所以,对于黄琼两箭距离的礼让,倒也没有客气。话音落下又拱了拱手,一带马缰率先冲了出去。黄琼自然不是失信之人,直到让这个家伙真的跑出三箭子弟,才一带马缰纵马直追了过去。
庆阳次子那匹党项马,虽说也相当的神骏,也是一匹一等一的马匹。可比起黄琼那匹青海骢,还是差了不少。虽说庆阳次子先行,但两柱香之后两个人之间的距离,依旧还是越来越接近。等到两个人只差不到两丈的距离,黄琼却是突然腾身而起,脚在马头上轻微一点。
一条腿,直接横着扫向着前面人后背。而前面的庆阳次子,自然也感觉到背后的异样。匆忙之间转头,见到这位太子爷突然来这么一手。而且明显上来,便是下了杀招。那位庆阳次子,就算在想隐瞒自己会武功,可也不能不出手应对。急忙转身腾身,同时伸出了自己的腿。
只是两个人这腿,在半空之中狠狠相撞。这位自以为武功还算不错的庆阳次子,等落地后却感觉到腿像是断了一样。只是还没有等他,从这位太子爷出乎他意料的身手,带来的意外和震撼之中清醒,黄琼已经再一次挥掌攻了过来。这次他不敢大意,只能打点起精神应付。
等到因为马力的问题,后来才赶上来的青紫二萝,见到眼前两个人大打出手,却是被搞得有些不知所措。想要上前帮忙的想法,却是被黄琼给制止住了。虽说两个人一交手,黄琼才发现这个家伙的身手,比师出同门的易瑛好的太多。虽说不如自己,可也算是一流高手。
一身功夫,甚至比自己在郑州遇到的那个断刃门大师兄,还要高出一截来。自己好不容易,才遇到一个身手高强的对手,趁着这个机会,还不打一个痛快?若是二女也加入进来,那还有什么意思?制止了见到眼前一幕,拎起宝剑想要帮忙的青紫二萝后,黄琼越打越是兴奋。
而原本一直都很担心,以为对面的庆阳次子是刺客的青紫二萝,在发现黄琼根本是拿着这位郡王次子,在这里练手之后,倒也收起了已经拔出的宝剑,在那里兴致勃勃的观战起来。直到这个时候,青紫二萝才发现,前次这位爷在面对师兄弟几个时,压根就没有使用全力。
她们更没有想到,这位太子爷的武功居然如此之高。对面那个人的身手,她们也看出来,如果不使用暗器的话,当初自己师兄弟五个便是联手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可如今,这么一个高手,却是被这位太子爷给压制得死死的。而这位太子爷,此时最多也就使了六分力。
对黄琼武功吃惊的,不单单是青紫二萝,他对面的庆阳次子,更是越打越是心惊。自己自幼便跟随母亲学武,自认也算是得到母亲的真传。虽说还没有进入到一流高手境地,但也算是介于一流与二流之间。这两年更是将心思,都放在勤学苦练上,自认为身手也算是高强。
却没有想到自己倾尽全力,也不是这位太子爷的对手。如果说最开始,自己担心伤到这位储君,的确留了三分余地。可现在自己便是拼尽全力,也只能是勉强的抵挡。这位太子爷不是一直都身居冷宫十余年吗?这身手究竟是跟谁学的?自己勤学苦练这么多年也不是对手。
两个足足对战了小半个时辰,实在已经无力支撑的庆阳次子,虚晃一招跳出两个人对战的圈子。气喘吁吁的一拱手,对着见到自己退让之后,负手而立神清气爽的黄琼道:“在下实在不是殿下的对手,还请太子手下留情。不知道太子殿下师承何人,身手居然如此的高强。”
见到这个家伙,实在不是对手。这一番对练下来,浑身很是舒坦的黄琼,却是淡淡一笑道:“寡人究竟师从何人,这你就不要问了。不过,你的身手倒也算是不错。至少在你们断刃门之中,也算是一流高手,比易瑛高很多。想必,你母亲当初在你身上,也是下了不少的苦功。”
提起断刃门,原本这一番对练之后,很是神清舒爽的黄琼,却是突然显得有些意兴阑珊。沉默了好大一会,才拍了拍庆阳次子的肩膀道:“如果易瑛实在不愿意回来,寡人便将她们母子两个交给你。好好替寡人照顾她们,如果她们出了什么意外,寡人是要找你算账的。”
转过身,从青萝手中接过两匹马的马缰,将那匹党项马的缰绳,递给听到他那番话之后,有些目瞪口呆的庆阳次子道:“原本寡人这次是让你出来,陪着寡人散散心。只是现在?算了,你还先回去罢,有些事情寡人改天再与你详谈。这次难得出来,寡人还想要四处走走。”
听到这位爷赶人的话,庆阳次子非但没有尴尬的感觉,心中反倒是松了一口气后。因为在郊外也就没有行大礼,而是拱了拱手之后翻身上马,一带马缰正准备回城的时候、背后却传来黄琼有些失落的声音道:“寡人到现在都还不知道,易瑛给寡人生的是男孩,还是女孩?”
凡人煉劍修仙 長夜朦朧
“相貌,是随母亲多一些,还是随着寡人多一些。性子乖巧不乖巧,是不是向她母亲那样聪慧?既然她不愿意回来,那就替寡人好好的照顾她们母子。若是有什么需要,随时来找寡人。回去告诉她,寡人这里的大门,随时向她打开。她若是想要回来,寡人随时都欢迎。”
黄琼的话音落下,知道这位太子爷,对自己昨儿那番话压根就没有相信,认为易瑛肯定还是在自己那里。这位此时明显有些心虚的庆阳次子,却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只能转身拱手道:“请殿下放心,如果在下有机会能够再一次遇到师姐,这番话在下一定替殿下带到。”
他的回答,黄琼只是淡然一笑。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翻身上马带着青紫二萝离开。看着这位太子爷,带着两个美妇人离去背影。这位庆阳次子,擦了一下额头上冷汗,松了一口气。这位太子太过于狡猾,今儿居然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苦情戏,差一点就被他给诈出实情来。
不过,想起他身边那两个姿色过人的美妇,庆阳次子却是隐隐猜出,自己那个师姐为何宁愿冒着外面那么多的风险,也死活不肯回来。再一想到自己来到西京之后,听到这位太子爷某些传言。他不由得心中叹了一口气,这位爷哪方面都好,可就这一点实在有些人难以那啥。
自己那位师姐,为人性子极其高傲。这位太子爷又如此的滥情,不想回来也就是见怪不怪了。只是这位庆阳次子不知道,他这番猜想虽说也有一部分正确,可大部分还是猜错了。而易瑛不愿意回去的原因,是因为她一直认为,她当初的身份会给黄琼带来很大的麻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