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《妖女哪裡逃》-第七九六章 帶資入組的丈人推薦

妖女哪裡逃
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
在平安京东面二百里,无数奇形怪状的鬼神,正从高空掠过。
它们当中有实力天生强大的‘鸦天狗’,也有力量强健的‘牛鬼’,身体巨大的‘山鬼’,仿佛和尚般装扮的‘青坊主’,不过更多的还是历代战死的扶桑武士与亡魂。
这些鬼神密密麻麻,遮天蔽日,气势辉煌浩荡的行进于前往难波京的途中。
‘须佐之男’端坐于一辆神车上,他面色冷冽的看着这高达一百五十万的神军:“我们早该这么做了!在纪伊海战的时候,就该拿出我们的所有神军,与那个狂妄的凡~那个汾阳郡王决一死战。”
他本想说‘狂妄的凡人’,可时到此刻,他也不得不承认,那个大晋的汾阳郡王,确实有成就一位帝君的资本。
作为一个失败者,贬低敌人,也就是在贬低自己。
女魔頭我當定了!
“我不觉得这有错。。”坐于旁边另一辆神车之上的月读命却是不以为然,他的语气同样淡漠:“那个汾阳王,他曾经在太虚外域击溃过心月莲菩萨的‘净心无漏世界’,心月莲菩萨在我扶桑也有供奉,事发之刻,震动了整个扶桑佛界。
所以‘天照’她才会采用保守的做法,我们不知此人麾下的神军战力究竟如何,那就只能对决战保持谨慎。在高天原与平安京,我们的力量是最强大的,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之击溃。”
须佐之男却流露出嘲讽的笑意:“可现在呢?我们还不是被那些晋人逼了出来,不得不与他们决死一搏?可现如今,我的海族大军已经支离破碎,那些凡人们,则被晋军杀破了胆,大名们已经在考虑投靠大晋。
再过个十天半月,他们会争先恐后的拜服在晋人的脚下。所有天津神,国津神的力量,也都会大幅度的削弱。我们原本有二百多万神军,现在却只能动用其中的三分之二。”
在扶桑,所谓的‘天津神’是指所有‘天照大神’的后裔,所有存在于高天原的神明。
所谓的‘国津神’,来源则较为复杂,一部分是须佐之男的后裔,一部分则是诞生于扶桑本土的强大异类,甚至是妖魔。
而无论是‘国津神’,还是‘天津神’,都非常的依赖信仰。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肉体,或者肉体与元灵是有缺陷的,必须依赖于凡人的信仰。
即便拥有肉身的,在失去信仰来源之后,实力也会大幅跌落。
晋军分兵出击,横扫各地神社,大肆烧毁麦田,可谓是击中了他们的痛点。
神社被毁,意味着信仰动摇;麦田被夷平,则预示着灾荒与人口锐减;大名降服,则意味着天皇统治的结束,还有‘天津神’与‘国津神’体系的崩溃。
所以现在,他们不得不从高天原出来,去结束这一切——
月读命听出须佐之男语中的怨气,不由一阵沉默。
须佐之男管控的水族,在纪伊海战之后损失惨重。
龙族的大军不但在海底之下攻杀他们的部属,更循着一条条河道攻入进来,斩杀着那些河系之神。
也就在此时,前方忽然一阵骚动。
“看啊!那是晋人的云中战舰,是大晋的天兵。”
“他们来迎战了,是那个大晋的汾阳郡王——”
就在周围的众多天津神与国津神议论纷纷之际,月读命与须佐之男都遥空往前方远望。
只见晋人的那七艘云中战舰,正悬空停于云层当中。这些云中战舰的船身横置,以侧舷面对他们,打开了数百个窗洞,显露出里面可怕的黑色大炮。
在战舰的前方,则是整整四万浑身萦绕着暗金色光辉的高大甲士。
它们采用的是类似于大晋京营禁军的阵列,五百人为一组,排列成总计八十个线列方阵,排列在它们的前方。
让两位神明心惊的是,这些暗金甲士的手中,都持有着长达丈二的火枪。
这些火枪的样式与晋军使用的‘符文燧发线膛枪’相似,不过枪管却大幅度的加长增厚了,它们的尾部也稍有些不同。
月读命想起了二十几天前的难波京之战,不禁心惊肉跳。
幸运的是,他们对面的玄黄天兵只有四万人;而他们麾下的鬼神大军,不但数量是对方的几十倍,它们的速度,也绝非是那些凡人将士可比。
“神光!”
随着这个清冷的声音传遍四野,天照女神就仿佛大日显化于战场的上方。
这一瞬,几乎所有扶桑鬼神都浑身都散发着白色光辉,与天照女神身化的大日交相辉映。
月读命知道这并非是‘天照’的极天之法,而是她将历年积蓄的神力投入到这些鬼神的躯体当中。
这可以让它们的速度大增,力量大增,战力得到极大的强化,甚至可临时提升两到三层境界。
月读命不由长吐了一口浊气,然后他的躯体,也化为了一团黄色的月亮,垂于天照的身后。
“冥月!”
他的母亲伊邪那美是‘黄泉冥土之神’,可以被视为黄泉冥土本身。
可月读命,却是这片黄泉冥土的掌控者。
他的神力,可以让所有鬼神的灵体更加坚固,不容易破碎。
月读命也将自身的所有神力投入了进去,他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做任何保留。
须佐之男则面色沉凝的往虚空一招,然后他左手持着‘十拳剑’,右手持着‘草锥剑’,整个躯体也化为狂风。
也就在这一瞬,那七艘云中战舰,总计三百六十门大炮,都在同一刻喷吐火舌,发出石破天惊的震鸣声响。
与此同时,那些乌金甲士们也在扣动扳机,向对面的鬼神大军喷射致命弹流。
可接下来的事,让所有扶桑天神都心惊颤栗。
这些乌金甲士们在第一次齐射之后,仅仅只用了两个呼吸就完成装弹,然后又将那黑乎乎的枪管,再次瞄准了他们的前方。
“不!”
月读命不禁发出了一声悲鸣,可那些乌金甲士还是无情的开始了第二轮齐射。
此时的月读命已无暇他顾,只因一位独臂文士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,这位一出手,就扰乱混淆了他那名为‘死亡’的极天之法,并使他化身的月亮熊熊燃烧。
※※※※
两日之后,当李轩走入到平安京,扶桑王宫大殿,就看见了前方台阶上,现任幕府将军足利义教那死不瞑目的人头。
李轩的唇角微抽,然后一拂袖,就将这血淋淋的人头挥斥到了百丈之外。
不过那人头还在半途中,就被张岳给接住了。
“是你自己来得太早了,还反嫌这尸首碍眼。”
张岳一边很宝贝的将足利义教的头颅,放入到自己的小乾坤袋里面,一边语含抱怨道:“你如果再晚一刻时间来,我保证这里被收拾的干干净净。”
这颗头李轩嫌弃,可张岳却不能不在乎,这可是他的战功。
远征扶桑,斩杀敌酋之首,这是可以让他封侯的。
之前的蒙兀之战,张岳已经取得世袭伯爵之位。而扶桑的这场功勋,则可让他得列世侯之林。
李轩却唇角微抽,更嫌弃了:“你也不嫌这人头脏了你的小乾坤袋?有本王在,谁还能贪了你的功?”
他随后大踏步的走入殿内,随后就看见薛云柔为首的一群正一道术师,正围绕着那王座施法。
他们正在操控此地结界,打通前往高天原的道路。
此时一个巨大的黑色云气漩涡,已经出现在平安京的上方。
李轩只看这情形,就知这通道即将打开。
他背负着手,遥空上望:“接下来,就得麻烦丈人了。我会让我的部属,以炮火全力襄助。”
李轩口中的‘丈人’,自然是东海龙王敖胜海。
这位也毫不含糊的一颔首:“自当全力以赴。”
敖胜海知道李轩让他携带三十万拥有遁空之能的海妖,其目的就是作为攻打高山原的消耗品。
敖胜海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,换成是他,也不会将那四万火枪甲士,轻易的投入肉搏近战中,无谓的消耗力量。
他们东海龙族如果对扶桑一无所求也就罢了,也能拒绝李轩的要求。
可在如今整个扶桑水系即将瓜熟蒂落之刻,他麾下从征的诸龙,都被刺激得嗷嗷叫。
敖胜海本就睿智,知道他与自家女婿之间根本就无法分割。
这次扶桑之战,他们无论登不登陆,都已深深得罪了那位扶桑大帝。
所以在部属有了继续参与的欲望之后,敖胜海就顺水推舟。
“贤婿!”
敖胜海随后就把目光,转向那黑色漩涡附近悬停的七艘云中战舰。
“如果我想从神器盟定制你这些战舰,战甲,与火枪,火炮。这其中是否有什么关碍?这些枪炮,又价值几何?”
他说话时,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两天前那场第二次‘难波京之战’,然后眉眼就微微抽搐。
那无疑是一场屠杀,那毁灭性的枪弹与炮弹轰击下,那一百五十万看似强大的鬼神大军,在短短一个半时辰内,就被屠杀殆尽。
哪怕是天照,月读命等扶桑神明拼命的燃烧元气,也无法挽回那场败局。他们也没法让麾下的鬼神们,从那密集的弹雨中撤离。
敖胜海眼中底蕴无比深厚的扶桑神族,竟如此脆弱不堪的倒在了李轩的铁蹄之下。
敖胜海也深刻的体会到,当今的时代已经不同了。
敖胜海本能的渴求这些武器,可他知道,神器盟就是李轩掌控的产业,自家的订单,绕不开自家的女婿。
李轩闻言则毫不意外,这天上地下的两场战役之后,敖胜海如果还没有反应,那才让人失望。
他当即灿烂一笑:“不瞒丈人,这些火器,不但是我那天庭的根本,也是未来小婿征战诸天万界的依仗,所以这乌金天甲,击针步枪等等都概不外售。即便是大晋朝廷,神器盟目前也只售卖次一等的火器。”
敖胜海心中有数,这‘概不外售’的意思是,东海龙族必须臣服于李轩的‘天庭’之下。
敖胜海陷入凝思,然后他发现自己对此事不是很抗拒.
臣服的好处,是东海龙族与李轩的玄黄天庭彻底绑在一起。
这可以让双方都得到强援,并因此受益。
他们龙族可以获得那些威力强大的火枪与战甲,李轩的权柄,则可进一步的扩张。
自家这女婿手持着‘昊天神印’,每一分威权,每一分势力,每一分声望的滋长,都会让他那名为‘神权’的极天法准更加强大,更加可怖。
坏处则是李轩如果因图谋天帝大位而引来什么灾祸,龙族也得一起承担。
敖胜海斜目看了空中化为黑龙之形的敖疏影一眼,就语声慨然道:“孤如欲订二万套乌金天甲,二万杆击针步枪,五艘云中战舰,以及同款的火炮,需要多少银钱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