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諸天苟仙-第六章你想報復鴻鈞嗎?相伴

諸天苟仙
小說推薦諸天苟仙诸天苟仙
河出图,洛出书,圣人则之。
这是历代圣皇统御人族,治理天下昌盛的证明。
当年伏羲氏为天皇时,龙马跃出黄河,身负河图;神龟浮出洛水,背呈洛书。伏羲根据河图洛书绘制了八卦,自此成就先天易道,天天上门给诸天大罗算命。
这个故事有三个含义,第一个是伏羲天皇镇压万古,确立人族天地主角,万界之主的地位,第二个含义则是河图洛书两大神器,蕴藏无上大道,能让人领悟易之道理。
第三个含义,则是在于龙马与神龟。
龙马者,仁马也,河水之精。高八尺五寸,长颈有翼,旁有垂毛。
神龟者,霸下也,祖龙之子。生而有神异,背负碑文,镇压万水。
两者向伏羲递交河图洛书,象征天下水系,龙族诸脉臣服于圣皇统治,纳入人道一环。
自打那个时候起,神龟霸下,就作为人龙两族友好象征的吉祥物,再后来辅助大禹治水,地位蹭蹭蹭往上面涨,颇有几分龙族驻火云洞人道大使的意味。
当然了,吉祥物也有自己的上进心,神龟霸下背负洛书,若能在梦中追逐到虚无缥缈的龙马,探索河图大道,便能再迈几步,更上一层楼,成就玄武大道。
“九子中唯一成才的。”
“可惜就是太懒了。”
祖龙看了看霸下,无奈叹息一口气。
“霸下。”祖龙呼喊一声。
神龟再次懒洋洋地回头,问道:“父亲还有事情吗?”
祖龙蔚蓝色的龙瞳浮现一丝阴暗,心中千回百转,挥了挥手:“无事,倒是你不要整日沉迷河图大道,有时候一条路走不通,可以走另外一条路。”
神龟霸下点点头,勉强睁开眼睛,敷衍糊弄的态度显而易见。
殿中的祖龙却眯起眼睛,他刚想通过霸下,联系火云洞操作一些不可言说的事情,可是以火云洞那些老狐狸的警觉性,稍微有点不正常就会被察觉。
有些事情,背后做起来不放心,必须要自己亲自出手,才能够抵达预期的效果。
“巫……啊,古老而又熟悉的名讳啊。”
祖龙眺望时空尽头,浪花翻涌,那是一个又一个时代,沧桑与岁月的痕迹,却在无声间凋零。光阴璀璨埋在万古辉煌故事,流转亿万年悲歌。
饶是永恒不灭,万劫不磨的大罗者都要感慨时光的玄妙,那是多元宇宙最大的变数,万物在时光的伟岸下,发生不可思议的转变。
时光能让腐朽充满造化,能让卑微的蝼蚁的成长为傲视苍天的真龙,能让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。
世界上最小的概率,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最不可思议的事情,再乘于时间的无限之后,将会无尽扩大。
醫 吳千語
原本不可能的事情就变成了绝对会发生的事情!
云东流 小说
寻常的生灵往往等不到那一个时代,仙人就算活了一元会,迈过了一量劫,寿元不过亿万年,对于整个多元宇宙而言是沧海一粟,是打一个吨的功夫,太过卑微了。
極品 練 氣 師 方 煜
唯有大罗者才能在时光长河上等待,用足够的耐心去收获,去实践。
岁月长河,漫长的等待中,大罗者注定不止有一个身份。
祖龙被封印了,但是共工没有啊!
“你们封印的龙族之祖,关我水之祖巫共工何事!”
一尊蟒头人身,身披黑鳞,脚踏黑龙,手缠青蟒,北方水之祖巫横空出世,露出憨厚纯真的表情,哈哈大笑几声,化作先天不朽灵光遁入时光长河之中!
祖巫共工迈入足以淹死无穷大世界的河水之中,信步闲庭,仿佛走在自家的后花园一般,匆匆光阴竟然绕着他行走,足以窥见这尊祖巫的大神通,大威能。
共工的抵达,瞬间引起了一尊大神通者的反应,光阴长河本尊,神道天帝,烛龙冕下!
尽管世间流传烛龙垂拱而治,四季古神辅助,治理一年时序,天地四时的传说,烛龙依旧有大神通,分出一尊分神来见共工轻而易举。
再加上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玄冥祖巫开后门,烛龙分神的离开,没有吸引任何大罗目光的注意。
“共工,不好好在北海海眼待着,来我这里做甚!”
烛龙冷冰冰喝道
北海海眼就是北冥归墟之地,只不过换了一个好听点的说法。
共工的国字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:“烛龙老哥,咱们那点矛盾都是过眼云烟了,今日不是来翻旧账的。咱们谈一点生机勃勃,万物竞发的事情。”
烛龙转动时光的身躯,游离到边缘,冷笑道:“比如呢?”
共工如同苍蝇搓手手,笑呵呵懂啊:“比如,我家那孩子,也就是敖丙,你见过,你觉得怎么样?”
“不如,你把宙光真水和烛九阴的身份传给他?”
烛龙直愣愣看了共工半天,最终憋出一句:“这么久没见,共工你道行没涨多少,脸皮是厚了许多。”
宙光真水何等珍贵,简直就是他烛龙的身份象征,那洛风取代了自家的工作,为何不敢自称时光之主,只能自称河神,究其原因就是宙光真水在烛龙的掌握中。
“哪里,哪里!”共工摸着后脑勺,憨厚大笑
“没有再夸你,喂!”烛龙咆哮一声,不经意引起光阴翻转,时间线扰动,宇宙发生重重叠叠,缔造了不知多少起重生穿越意外事故。
良久,时光恢复平静,烛龙也冷静下来,质问道:“你凭什么要我将宙光真水传给敖丙。”
“那小龙身居真水,却连金仙道果的门槛都没有摸到,相对于诸天万界的天才而言是何等的废材!”
共工平静一笑:“正因为废啊,才要选他,不然选一个天才,到了最后关头把七大真水占为己有,直接摘了桃子,才是悲剧。”
“呵呵,过去无数纪元不乏有大罗天尊钓鱼,结果自己成了鱼饵的悲剧故事。”
“况且他继承了烛九阴的名号,能让你的传说继续流传后面半个无量量劫。”
“你也能通过他干预未来,而不是困在过去。”
烛龙沉默片刻,缓缓摇头:“不够!”
共工猛然抬头,目光炯炯喝道:“那再加上一个报复鸿钧呢!”
烛龙犹豫了,他犹豫了。
“你拿什么来让我相信,你能报复鸿钧?”
共工不回答,只是淡淡地说,“你想报复鸿钧吗?”
“别废话,本尊问你,你凭什么对付帝鸿氏,他背后站着一整个人族,这个盘古纪元就是人道的纪元!”
“你凭什么?!”
“你想报复鸿钧吗?”
“祖龙,你究竟想干什么!!!”
“你想报复鸿钧吗?”
不管烛龙怎样咆哮怒吼,共工只有这样一句话。
……
良久,时空长河上响起一声叹息。
“你赢了,共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