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-第1596章 有人用科學手段作弊!熱推

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
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
“你在想什么?”池非迟无语呼出一团烟气,“让我承认耶和华是唯一的真神?他们做梦。”
如果要玄学到承认神明存在,那他宁愿承认开天辟地的是盘古,造人的是女娲,而不是什么唯一真神耶和华。
而且连他都忍不住研究自己,估计很多人会有同样的兴趣,要是他加入教廷,搞不好会被利用,会被阴了绑走研究。
站在教廷的角度去考虑,他这种有威胁的不确定的因素,肯定是用来研究、试图复刻他身上的奇迹,用来培养自己人更为安心。
投向教廷?他才没那么傻。
“这么说也对,要是加入他们,我是背叛赤魔法一脉,你就是背叛自然神了嘛,”小泉红子一脸了然地笑了笑,迟疑了一下,“自然之子,如果说,我们被教廷发现,不得不跟他们一战,你说快斗他们会不会有危险……”
池非迟总觉得讨论这个,像是他们快完蛋了,但也得提前考虑,到时候有准备总比没准备要强,“要是有那一天,打架我来,你先把他们转移到十五夜城。”
小泉红子点了点头,“其实,只要转移跟我们过于亲近的人就够了,教廷不可能对我们认识的所有人下手,大概不到一百个人,我要不了多久就能转移完,然后把指挥权交给伯父伯母和诺亚,我再去帮你,他们在这方面肯定比我强。”
池非迟想了想,“别忘了,在名单上帮我再加一个人……”
小泉红子最近没法偷窥他的生活,没法预知他身上的变化,那大概也还不知道越水七槻。
火焰研究,变成了战术战略制订。
两人担心工地守夜的人发现,还特地灭了其他蜡烛,只留了一根点燃的蜡烛,在小黑屋里暗戳戳商订各种名单、突发事件解决流程。
空间传送 古夜凡
一直到凌晨三点,两人才暂停了计划ABCDEFG的探讨。
小泉红子从斗篷下掏出水晶球,放到桌上,“好了,我确认一下新加入的人……你有没有她的随身物品?”
“没有,不过她住在杯户中央酒店……”
池非迟报完越水七槻的住址和房间号,突然察觉不太对劲。
这半夜三更的,他和红子用水晶球去看越水七槻,合适吗?
有了地址,水晶球上很快就浮现了一个房间里的景象。
大概是房间里开了空调,越水七槻睡觉也不老实,怀里抱着一个枕头,弯腰侧躺着,被子踢开了一半,一截腰从衣服下露了出来,自己却浑然不觉地睡得香甜,匀称的呼吸中,柔顺垂落的头发挨着枕头,侧脸上的神情恬静温和。
池非迟瞥了一眼,本来是想移开视线的,但莫名觉得那种恬静的感觉让他有点安心,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
“果然是女孩子耶!”小泉红子星星眼。
池非迟回神,见小泉红子眼里在闪星星,心里感慨这个世界对他真的不友好,其他人的眼睛都可以变成各种奇怪的样子,就他不行,无语问道,“你兴奋什么?”
他身边有个比他更喜欢跟女孩子聊天的妹妹,已经够危险的,红子这反应过于夸张。
小泉红子笑着,意味深长地瞥池非迟,“是年轻女孩子哦……”
池非迟:“……”
( ̄- ̄)
红子笑得不怀好意!
“像铃木园子这种普通朋友,不用转移也没关系,教廷不可能对她们下手,最多只是调查一下,她也不是你的亲戚……”小泉红子八卦看着池非迟,“你不会是想诱拐普通的人类少女了吧?”
“你能不能换个说法?”池非迟问道。
小泉红子感觉自己总算搬回了一局,“哄骗?”
池非迟看着小泉红子,“至少我觉得能骗到手。”
小泉红子:“……”
是在嘲讽她拿巧克力也骗不到快斗吗……扎心了。
……
由于房屋快被拆除了,两人也没有收拾屋里的蜡烛,小泉红子用魔法阵把桌椅杯子送回家,两人到了楼下,准备回家睡觉。
冬天,天亮得晚,冷风在寂静工地上来回荡。
不过两个人都不怕冷,出门被冷风吹到也没有觉得不适。
“喂,邪恶的自然之子……”
临分别前,小泉红子突然出声叫住了池非迟,“你知道吗?我以前想过,像我这样的人,想获得普通人能够轻易得到的东西,会难得不得了,我眼里的世界,跟他们好像一样,又好像不一样,他们会觉得我很奇怪,我也解释不清,很早以前,为了不那么孤独,我也努力过的,可是最后还是放弃了,大家都觉得我古怪也没关系,自己开心就好了,那个时候我在想,如果有一个跟我一样的家伙,却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,我一定会嫉妒得发疯,我没有的,那个人也不能有,但是……”
池非迟转头看着小泉红子,等小泉红子说完。
“刚才完全没有哦,”小泉红子笑了笑,神色缓和,目光却很认真,“我知道,作为朋友的你,不希望我继续喜欢快斗,担心我以后会难过,虽然感情是无法控制的,魔女也拿它没办法,不过现在我发现,人生还可以有很多很多的事可以去做,而且有朋友为我这个发现而放心,因为他知道,现在的魔女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击得一蹶不振,而同样作为朋友的我,居然无比迫切地希望他能够成功,希望让完全激不起我嫉妒心的他,可以一直顺利。”
池非迟看着小泉红子回道,“谢谢,借你吉言。”
“没什么,我只是觉得,比起邪恶嗜杀、性格比我差劲、任性起来不讲情面、满脑子都是算计的你,我要可爱得太多了,”小泉红子摆摆手,脸上戴着一点古怪的自豪感,拿出扫帚骑上,“要是你都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,那我早晚也可以得到的。”
池非迟见小泉红子骑扫帚往上飞,收回视线,往工地围墙走去。
不能飞的他,还得翻墙出去。
“对了……”小泉红子骑着扫帚飞到池非迟前方的低空,埋怨道,“你以后能不能半夜三更给我打电话?你知不知道女孩子睡不好,皮肤会变差的?”
“你不是有桃子吗?”池非迟道。
“桃……?那是天女宝珠!就算是宝珠,也没办法弥补熬夜带来的损伤啊,”小泉红子顿了顿,回过头,恶趣味地笑道,“不过我很快就能回家睡觉了,某个人还要翻墙开车回去,哦嚯嚯嚯嚯嚯……唉,我果然还是有一点嫉……”
下方,池非迟抬头看着某个嘚瑟的魔女,左手举着一把手枪,枪口朝上,对准了某魔女。
再嘚瑟一个他看看?
小泉红子:“妒……”
自然之子为什么随身带着枪?不怕路上出个什么事被警察拦住调查吗?
她实名举报,在玄学交流中,居然有人用科学手段作弊!
……
傍晚七点,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。
妃律师事务所里,在栗山绿的带领下,池非迟、越水七槻进了办公室。
同行的还有柯南和毛利兰。
妃英理低头看着案子资料,听了栗山绿说池非迟和越水七槻来了,头也不抬道,“非迟,越水小姐,你们来了啊,麻烦你们先坐一下,我这里还有一点工作,很快就结束了。”
“是……”越水七槻在一旁坐下,“您叫我七槻就可以了。”
“啊,好啊……”妃英理一愣后,笑着抬头看越水七槻,突然发现柯南和毛利兰也来了,有些意外,“小兰?你和柯南怎么也过来了?”
“想知道妈妈你有什么委托需要帮忙啊,”毛利兰对妃英理的态度感到无语,“而且我早上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你不是说过吗?如果我想来的话,也可以来看看。”
“是吗?”妃英理低下头继续看资料,“我还以为你会不放心某个糟老头子一个在家无法照顾好自己,不会来看我这个好久没见到女儿的妈妈呢……”
“妈……”毛利兰一脸无奈。
“好啦,你们先坐一会儿,我说的委托人一会儿就到,”妃英理把资料放在一边,往电脑里输入着文档,还分心说着委托的情况,“其实她是因为跟踪狂的事情而感到困扰,以前她丈夫发生过一次车祸,那个时候是由我去帮他跟对方做调解,对了,委托人就是那个有名的柔道职业选手有泽悠子女士,小兰你应该知道她吧?”
“我知道,我知道!”毛利兰激动笑道,“就是那个70公斤重量级的前日本冠军,对吧?如果不是因为受伤,她一定会得到奥林匹克金牌的!可是,如果是她的话,应该不会因为被跟踪这种事而感到困扰吧?”
“不,被跟踪困扰的不是她,而是她丈夫,”妃英理看着电脑打字,“自从那起交通事故以来,她丈夫说感觉有人一直跟着他、盯着他,让他每天战战兢兢的,听说晚上连觉都睡不好。”
“和交通事故有关吗?”越水七槻进入调查状态。
池非迟看了看越水七槻。
都是红子的锅,他今天看到越水七槻,就会想起越水七槻昨晚酣睡的模样。
“我觉得应该不是,那次事故,对方也有过失,双方对调解结果没有异议,那起交通事故的受害人也已经痊愈出院了,她觉得是她丈夫想多了,也尝试说服她丈夫那只是心理作用,可是她丈夫完全听不进去,所以才想让我去一趟,证明家里没有窃听器,也没有人跟踪,好让他丈夫安心,不过我觉得有个侦探跟着的话,她丈夫应该会更安心一点,跟她说过七槻一起去,”妃英理说着,总算打完了字,抬头对越水七槻笑道,“你刚到东京那一次,我太生气,害得你们也没能好好去吃饭,真的很抱歉,而且这一次的委托恐怕也会有些无聊,还要麻烦你跟我去一趟……”
越水七槻知道妃英理是故意给她介绍委托打开局面,笑道,“哪里,承蒙您关照。”
池非迟:“……”
无聊?那倒未必。
回到宋朝当暴君 小说
听妃英理一说,他也想起来了——这又是一起杀人事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