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起點-第四百二十二章 窮途讀書

呂布的人生模擬器
小說推薦呂布的人生模擬器吕布的人生模拟器
刚刚开春,便收到了高顺、徐荣大军动兵的消息,曹操心情沉重,虽然做了很多准备,但当双方准备交手的时候,心中还是没有太多底气。
然而更让曹操没想到的是,夏丘、虹县等地竟然直接降了,这一带驻扎的虽然不是曹操嫡系,却也是中原几个士族子弟,按说是最不应该投降的那一批,如今却第一时间降了。
这让曹操节奏有些乱了,同时他也意识到,这几个月的修养并非真的吕布不能再打,而是吕布故意留出来的,之前敌军攻势虽猛,但人心齐,一旦歇下来,眼见已经无力回天的士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曹操真的一点儿都不意外。
逼着自己打的是他们,现在眼见局势逆转了,第一个投降的还是这些人。
虽然早已看清了士族的本质,但到此刻,曹操还是忍不住想把这些人抓起来都杀了,最终还是克制住了,这个时候最要紧的是赢一场,稳住众人的信心,他在此前也做了准备,在两淮这一带,借助地势,关中军的火神砲发挥不出应有的作用来!
然而,就在曹操率领大军出击之际……广陵陈登降了!
这对于曹操来说,不啻于晴天霹雳,他很清楚陈登投降代表着什么,这代表着整个徐州士族将会向吕布倒戈。
为什么?
曹操没问,无须问,跟之前投降的中原士族是一样的原因,甚至曹操怀疑这些中原士族的投降都有可能是陈家放出来的迷雾蛋,其实到了这个时候,任何人背叛曹操都不意外。
他的反应也足够果决,在得知陈家倒戈之后,也没再跟吕布纠缠,立刻退兵去了下邳,曹仁在这一线与徐荣相斗,他退往这里,若有可能,他想打徐荣一个措手不及。
而广陵这边,陈家投降不代表那些中原士族也想投降,广陵不少地方发生了暴乱,死了很多人,包括依附于陈家的地方豪族。
没办法,多数士族还没从旧时代的辉煌梦境中醒来,如今他们不排斥吕布的出身,但排斥吕布的制度,但凡吕布松一松口,他们会如同陈家一般毫不犹豫的投向吕布。
可惜反抗终究是徒劳的,随着高顺挥兵进入广陵,这些从中原逃来的士族也只能继续逃跑了,有的逃往下邳去找曹操,但更多的却是往东陵亭一带逃。
谁都不是傻子,江东虽然环境恶劣,但就目前来说,可比江北安全多了。
孙权派来支援的水军在得知陈家叛变,曹操退往下邳后,也没再进攻,而是开始出动大量船只往南岸拉人。
“别管他们,愿去便去,先将广陵收拾好!”吕布对高顺道。
其实他也不怎么想要这些人,到了这个时候都一心逃离自己治下,不是蠢就是认准了自己是死敌,这两种人,哪一种吕布都不怎么想要。
既然他们想要逃去江东,那就去吧,正好帮吕布探探路。
绝色医妃,九王请上座 苏九凉
“喏!”高顺领命后,开始专心占领广陵各处要地,但没往东陵亭那边动,只是将现有的各处城池肃清。
吕布也见到了陈登。
“家父去岁冬季便犯了风寒,不能前来相迎,望太尉恕罪!”陈登对着吕布一礼道。
“无妨,既然身子不适,那便多多歇息。”吕布摆摆手,对此不太在意,至于出手帮陈珪诊治这种事……他没那么闲,更没那般廉价,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让吕布亲自诊断的,至少陈家还没这个资格。
“长安时,玄德可没少跟我夸赞元龙之才志忠勇,皆非常人可比,当时只当玄德多少有些吹捧,今日一见,方知所言不虚啊!”吕布带着陈登入城,一路上两人相谈甚欢,这番话也是真心赞赏,并无讥讽之意。
不过在陈登听来,却颇不是滋味,当初是他们主动放弃了刘备,致使刘备在未曾露出败相之时丢了徐州,刘备若是背后说他坏话,陈登反而不会太难受,但从始至终,刘备没说过他半句不是,反而颇为推崇,这就让陈登心中更加难受了。
见他情绪低落,吕布笑道:“这世上的事,于对错无关,于玄德而言,元龙当初决定确实让他失了根基,然而于徐州百姓而言,却是免了一场兵灾,以元龙之智,不该纠结于此,之所以纠结,也是心有愧疚尔,日后同殿为臣,补上这份愧疚却也不难,何必如此?”
“太尉所言极是。”陈登笑着点点头,这位太尉接近了才发现并非难以相处之辈,无论学识、阅历都是上上之选,这样一个人物,哪怕出身微寒,其实若肯以接纳士人的方式来争夺天下会容易许多。
不过任用士人以士人为主导最后也会面临被士人架空的局面,所以这位太尉选择了另外一条压制士人的路,以其才略,会做出这般选择倒也不意外。
事实上曹操对士人的态度也是一边用一边压,这些真正的枭雄人物显然都不甘心被任何人或势力掌控。
吕布在广陵待了几天,跟陈登相谈甚欢,几天后,海西、曲阳等地相继被攻破,吕布邀陈登入军中为军师,挥兵直取下邳。
另一边,曹操袭击徐荣的计划也失败了,徐荣对军队的掌控并不比高顺差,甚至犹有过之,加上这徐州一带也没什么隐秘之地,想要瞒过徐荣的眼睛很难。
守在彭城的曹仁中了一砲,粉身碎骨,彭城郡也就此陷落。
曹操在得知曹仁战死的消息时,捂心大叫一声,直接昏厥了过去,被众将带回下邳,华佗废了很大的力气方才将他救醒。
“子孝……”曹操张嘴便喊曹仁,只是到了一半之后,失神的看着前方怔怔不言。
“主公节哀。”夏侯惇叹了口气。
“子孝一死,如断我一臂,痛煞我也!”曹操闭目道。
虽说将军难免阵上亡,但曹仁在曹军之中是唯一一个独当一面的将领,夏侯惇、夏侯渊曹操都没有放出去独当一面过,但曹仁却是经常独自领兵为曹操镇守一方,在曹军之中,曹仁的地位可说是仅次于曹操。
如今曹仁一死,曹操不但失去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将军,还失去一个值得信赖的生死兄弟,让他如何不痛!
搞不定問題兒的女孩子
夏侯惇叹了口气,没再说话,只是静静地陪着曹操。
许久,程昱匆匆进来,对着曹操一礼道:“主公,吕布大军已至下相,不日便会兵临下邳。”
曹操漠然的点点头,彭城丢了,广陵也丢了,他看向程昱道:“还有何消息,仲德直说便是。”
“喏!”程昱叹了口气道:“青州的华雄日前率军于箕屋山攻破了臧霸大军,莒县失守,臧霸领兵退至东海,琅琊怕是保不住了。”
“琅琊一失,东海如何独存?”曹操苦笑一声,他想过自己会败,但没想过败的这么快,原以为士族会帮自己,但到头来却也是自己想多了。
中原士族和徐州士族的争端中,曹操拉了偏架,本想以中原士族压制徐州士族,如果时间足够,倒是可行,可惜吕布并没有给自己太长时间让自己理顺徐州,给了徐州士族反扑的机会,致使满盘皆输!
到此刻,曹操也明白自己错在哪儿了,但他无能为力,就算再给自己一次机会,他站在徐州这边,帮助徐州士族压制中原士族就不会有今日之局吗?
不会的,那样一来未必能够讨好徐州士族,却是彻底将原本忠诚于自己的中原士族给得罪光了,下场可能比现在更惨。
终究是徐州太小了,容不下这么多士族,曹操便是有通天之力也没办法在积极备战的情况下,还要调节这么复杂的关系。
现在是吕布三面合围,东海如今虽然还在自己手中,但已经失定了,现在的曹操,就算想突围都没地方去。
“主公……”程昱看着曹操,嘴唇动了动,却被曹操伸手阻住。
“仲德想说什么,操大概知晓,只是……莫要说了。”曹操摆了摆手道。
唉~
程昱点了点头,对着曹操一礼,转身离开,前去整点军务。
曹操看向夏侯惇道:“备战吧,调动所有可战之兵,我要与那吕布再战一场!”
记忆中跟吕布交手,几乎没有一次讨得便宜,二十多年前,吕布只是骑马随便晃了一圈,就吓的曹操马跃洛水,后来每次当曹操觉得自己可以与之一战的时候,吕布总会跑出来打压一下,让曹操看清现实,甚至吕布都没亲自来过。
现如今,曹操已经身入绝地,回天无力,他只想跟吕布硬碰硬的干一场,是为曹仁报仇,同样也是为了一出自己这么多年来积攒的郁愤之气。
“喏!”夏侯惇点点头,在确定曹操没事之后,起身离去,如今虽然败,但得益于曹操见机得早,使得他的军队并未受损,甚至从广陵到下邳,一直是跑,士气还在,还有一战之力,换做袁绍的话,曹操甚至有信心翻盘!
至于吕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