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ptt-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的確是蠢到了家分享

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
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
“哇!”
也不知过了多久,红衣少妇突然扑倒在地,放声大哭,凄凉的嗓音回荡在大院之中,绕梁三日,久久不绝。
想不到赵一龙居然得罪了这样恐怖的存在!
这城主府,看来是彻底完了!
天轮供奉夏飞缓缓爬起身来,晃了晃还有些疼痛的脑瓜,又瞥了一眼痛哭不止的红衣少妇,眸中闪过一丝同情之色。
他使劲拍了拍脑袋,在心中为赵天豪四人默哀片刻,随即转过身去,刚打算离开,脑中突然灵光一闪。
赵城主和大公子都死了!
剩下那些女人和小孩,如何能够守得住城主府的财物?
就算我不取,别人也会来取。
与其便宜他人,还不如便宜了我。
好歹我夏飞还曾为赵城主效力过两年。
经过一番并不如何激烈的自我劝说之后,夏飞心中再无迟疑,果断返身朝着后院方向走去,炯炯有神的双目之中射出贪婪的光芒。
作为城主府的守卫者,对于值钱的东西存放在哪里,他自然是一清二楚。
“夏、夏供奉。”
才刚走出两步,耳旁忽然传来了红衣少妇哽咽的声音,“您、您去哪里?”
夏飞闻声低头,却见这位少奶奶正凝视着自己,凄凉的神情中夹杂着一丝疑惑。
“少夫人。”
冥河传承 水平面
他定了定神,干脆直言不讳道,“如今城主府已是名存实亡,夏某打算在离开之前带走一些财物,权当是这两年辛苦守护你们的酬劳。”
“夏供奉说的哪里话?既然公公和夫君都不在了,自当从下一代中挑选一人继承城主之位,何来名存实亡一说?”红衣少妇大惊失色,连忙反驳道,“公公生前待您不薄,如今他才刚去世,您便要卷款而走,未免令人心寒,届时天下人将会如何看您?”
“除了夏某,这院中之人皆已命丧那恶魔之手。”夏飞沉吟片刻,缓缓答道,“天下人又如何知道我做了什么?”
“一派胡言,我还没死呢!”
红衣少妇面露愠色,气呼呼道。
“不,你死了。”
夏飞摇了摇头道,“死在了恶魔的残暴手段之下。”
话音未落,他猛地抬起右臂,食指向前一点,一道蓝色灵光自指尖喷涌而出,“噗”地一声,毫不留情地洞穿了红衣少妇的心脏。
“你、你……”
红衣少妇眼睛狠狠鼓出,嘴角鲜血长流,眸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,似乎不敢相信夏飞竟然会对自己痛下杀手。
她纤柔的娇躯无力地倒在地上,直至死去,眼睛依旧瞪得老大,心中仿佛积聚了无数的冤屈和不甘,不吐不快,当真是死不瞑目。
“赵城主说得没错,你的确是蠢到了家。”
夏飞凝视着红衣少妇逐渐冰冷的尸身,忍不住摇头叹息道,“若非你多嘴一句,赵城主和赵公子本来未必会死,可你还不吸取教训,这可不?把自己都给赔了进去,还要搭上你那儿子的性命,真是何苦来哉?”
一通感慨之后,他再次转身朝着后院缓缓走去。
这一回,他的目标却不再是宝库,而是少妇儿子所在的房间。
……
“安顿好了么?”
苍云城外的一处偏僻树林之中,钟文望着随后赶来的上官明月,一脸平静地问道。
“那是当然,也不看看我是谁?”
上官明月拍了拍丰腴的胸膛,柔嫩的下颚微微翘起,颇有些得意地答道,“已经查到了,她是一位行商的女儿,咱们盛宇在这里的分行中人会负责把她送回亲人身边。”
“那就好。”钟文点了点头,“既然此间诸事俱已了结,那便回去罢!”
一旁的江语诗伸出水葱般的柔嫩食指,对着前方轻轻一点。钟文座下的金属圆盘登时在半空中灵巧转向,开始缓缓飘行。
“钟文。”
望着他干瘦的背影,上官明月突然开口问道,“你没事吧?”
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钟文并未回头。
“我只是在想,若是换作从前的你。”上官明月迟疑片刻,缓缓说道,“刚才或许会为了她,放过赵一龙的性命,说到底,她也只是个弱女子,生活所迫之下,并没有太多的选择。”
“或许吧,不过如今的我,已不是从前的我。”钟文淡淡一笑道,“所以赵一龙死了,赵天豪也死了。”
“是因为你的伤势么?”
上官明月快步追了上去,与钟文并肩而行。
“和林北那个魔头交手之后,我突然发现自己远不如想象中那般强大。只是保护身边的人,都已是力不从心,哪里还有闲情去照顾其他人的感受?”钟文摇了摇头道,“她能不能活下去,过得好不好,与我何干?”
“既然如此,你又何必要来?”上官明月不解道。
“我说过,是来报仇的。”钟文缓缓抬头,凝视着上方蔚蓝色的天空,有些出神地答道,“我要替一个人讨回公道。”
“谁?”上官明月好奇道。
这一次,钟文并没有回答,只是静静地仰望天空,似乎已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世界里。
从他的眼神中,上官明月不知为何,竟然读出了一丝悲伤,一丝缅怀。
虽然没有什么根据,她却隐隐感觉,如今的钟文身上似乎少了几分柔和,多了几分坚定。
“这样的小贼,倒也不错。”江语诗突然笑着插嘴道。
“怎么说?”钟文回过神来,好奇地看她。
可愛內內 小說
“从前你的性格多少有些软弱,尤其是在面对女人的时候,往往会过分善良,甚至有些优柔寡断。”江语诗坦然答道,“现在的你,看着反倒要更顺眼一些。”
“怎么,原来从前你看我不顺眼么?”钟文斜乜了她一眼。
“从前么,那可是讨厌得紧!”江语诗掩唇娇笑道。
“那么讨厌,你还嫁过来作甚?”钟文登时不满道。
“若不是被你这无耻小贼占了便宜,谁要嫁你?”江语诗轻轻白了他一眼,端的是风情万种,娇媚无限。
“好你个傻妞,胆敢这样编派自家相公,小心我家法伺候!”钟文假模假样地呵斥道,嘴角却挂着一丝坏坏的笑容。
祖傳土豪系統
“我倒是无所谓。”江语诗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道,“只不过,你现在还有这个能耐么?”
“你、你给我等着。”
钟文脸上表情一僵,这才想起自己如今只是一具“干尸”,就算有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不穿衣服躺在面前,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脑袋瞬间耷拉下去,如同漏了气的皮球一般,悻悻地说道道,“等我恢复过来,第一个就要拿你磨枪!”
“来呀,谁怕谁!”江语诗笑得前仰后合。
望着你一言我一语,边拌嘴边调情的小两口,上官明月脸上的忧色渐渐散去,嘴角微微勾起,似乎颇觉有趣。
眼前的钟文虽然依旧干瘪,身上却重新散发出温暖而阳光的味道,与先前在城主府之时简直判若两人。
他应该……会没事的吧?
上官明月微微晃动螓首,将心中的担忧甩到了九霄云外,随即挪动玉足,紧紧跟上了两人的脚步,三道身影渐行渐远,很快便消失在树林深处,再也无法看见。
……
回到清风山,钟文惊愕地发现,飘花宫正殿之中,竟是超乎想象的热闹。
黎冰、宁洁、甘暮云、珠玛、季薇竹、李忆如、十三娘……
曾经与钟文交情匪浅的人物竟然不约而同地出现在清风山上,就连李青、枫和仇天龙等人亦是赫然在列。
看见钟文的“干尸”模样,众人无不大惊失色,其中最受刺激的,莫过于女帝李忆如。
“钟文,都、都怪我。”
目睹了钟文的惨状,李忆如瞬间精神崩溃,泪如雨下,狠狠冲上前来,一把抱住“干尸”,“若不是为了救我,你又怎会变成这般模样?”
“皇帝妹妹,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。”
钟文闻言,登时不满道,“什么叫‘这般模样’?难道我现在的样子不帅么?”
“哈?”李忆如没料到他变成了干尸,竟然还有闲情搞怪,一时间目瞪口呆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“钟文,伤你的人现在何处?”珠玛紧紧握住的扇柄,眸中燃烧着熊熊火焰,恨恨地问道,“我这就去将他碎尸万段,替你报仇!”
黎冰和宁洁等人虽然没有表态,可从她们的表情里,却也能够读出与珠玛类似的情绪。
“别,万万不可!”
钟文不禁吓了一跳,连忙劝阻道,“你们非但不能去找他,还得反其道而行之。”
“小师弟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季薇竹不解道。
“躲起来。”
钟文一脸严肃地答道。